叩仙门校对版全本 作者:石三

  第一章 仙魂开灵窍
  “轰……”
  一声闷雷从天空中滚过,山尖上的松树被震得松针乱抖。雷声还没有落下,黄豆大的白雨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石宏抱起那只还在吃草的小羊羔,飞快的冲向了不远处两块搭成了“人”字形的巨石,大雨瓢泼而下,石宏抱着羊羔躲在石头下面,怔怔的望着外面的大雨出神,尽管只有十二岁,但是山中长大的他身体远比一般的小孩健壮。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虽然淳朴,却带着些憨傻。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小子,和村子里的那些小孩一样,下地干活、上山放羊,都是好手,要是让他们入私塾念书……这种憨直的愚鲁,会让先生把手心都打肿了。
  “隆隆……”
  雷声又起,雨下的更大了,似乎天上开了一个口子,雨水哗啦啦的倒下来。
  石宏摸着小羊羔雪白柔软的羊毛,傻乎乎的自言自语:“爷爷说,天上下雨是雷神爷爷和雨神婆婆吵架了,我看他俩在天上的日子过的也不怎么样,就像村子东头的刘二痞子和他媳妇一样,三天两头吵架。今天的雷好响啊,嗯,看来雨神婆婆这一次可把雷神爷爷气狠了……”憨厚小子很顺利的得出了结论。
  山里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天空一阵狂暴的发泄之后,很快雨过天晴,石宏牵着两只羊羔走出来。
  已经放晴的天空中陡然一道明亮的闪电,像一只利剑一样,笔直的刺了下来,正中石宏的头顶,明亮的电光之中,一点几乎看不见的金色星光顺着电光融进了石宏的身体内。
  石宏浑身一抖,僵硬的倒了下去。
  直到他的身体和地面接触,天空中才轰然一声巨雷,山尖上那棵老松树喀嚓一声劈成了两半。
  ……
  “阿宏、阿宏,醒醒,你没事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宏被人摇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了,眼前是一双关切的眼睛。
  “爹。”他喊了一声:“我这是在哪儿?”
  看到他醒过来,石宏他爹终于松了口气。这壮硕的山里汉子一只手轻松的把石宏提起来放在肩上:“你出去放羊一直没回来,你娘放心不下让我出来找找,你怎么回事,怎么会躺在这里?”
  石宏猛地一拍脑袋想起来了:“我让雷劈了。呀!羊,咱家的羊呢……”
  石宏他爹心疼那只羊羔,养大了拿去集上卖掉,对于他们这样一个山村家庭来说,可是一笔巨额收入。
  他安慰儿子:“没事,跑了就跑了,你没事就行。”汉子背着他步履扎实的往村子走去。
  石宏深感自责,穷人孩子早当家,他当然明白那只羊羔对家里意味着什么,可是除了自责,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够补救的办法,从小在山中长大,他甚至连着大山都没有出去过,眼界见识的限制,让他一筹莫展。
  “阿宏!”石宏他娘看到石宏被背着回来,立刻冲了上来,看到媳妇眼里已经含着泪水,石宏他爹连忙安慰:“被雷打了,已经没事了。”
  石宏他娘更是不放心,一狠心把家里准备拿去换盐的鸡蛋捡了两个出来,葱花切的细碎,给他炒了,硬逼着石宏吃了。
  石宏是家中长子,下面还有个妹妹。自然也跟着哥哥改善了一下生活。
  石宏心里越发愧疚,自己丢了羊羔,竟然还要吃鸡蛋,这一晚上,他心事重重的躺下了。按说这种心态下,一般人是怎么也睡不着的,可是石宏身子一挨床铺,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梦中,光怪陆离,他看到霞光如电、矫若游龙,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石宏他娘睡到半夜,还是有些不放心儿子,起来看看这小子是不是又蹬被子了,没想到刚到石宏床边,就看到他眉心处一点金色星芒一闪,石宏他娘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再站起来看,儿子安安稳稳的睡在床上,这才放下心来,估计是自己的今天太担心儿子,所以看花了眼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石宏的精神格外的好。梦中那些纷杂的抽象画面早已经记不住了,但是他却觉得自己今天有些不一样。可是到底哪里不一样,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神清目明,精神抖擞。
  “爹、娘!”一起来,石宏就欢快的跟父母打招呼,父母隐约觉得今天的石宏和以前有点不同,但又说不上来。以他们山里人的率直,当然没注意到,石宏几天是可是欢快主动地跟他们打招呼,而以前,这小子大清早起来木讷,从来都是父母先喊他。
  石宏他爹拎着木桶往水缸里倒水,石宏上前:“爹,我帮你。”
  “别……”石宏他爹连忙阻拦,这一只木头装满了水,好几十斤沉,可不是小羊羔。石宏已经一只手将木桶拎了起来,轻松地举过肩膀,把里面的水倒进了水缸里。
  他爹一愣,旋即没心没肺的一阵欣慰:儿子长大了,家里多了一个好劳力!
  石宏也愣了一下,他刚才说要帮忙,认定父亲一定会跟他一起把水桶拎起来。这桶他以前试过,装满了水,石宏憋足了力气,也顶多是双手拎起来,更别说扛过肩膀了。
  怎么一夜之间自己的力气大得多了?
  以他的年岁,这些问题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少年心性,想不明白也就扔到一边去了。
  吃过简单的早饭,父母下地干活,石宏和妹妹出去捡柴火。兄妹俩满山玩着,到了中午的时候,每人背着一篓子柴火往回走,石珊突然指着草丛里说道:“哥,那儿好像有个人。”
  石宏一看,长长的草丛中伸出来一只穿着黑色勾履的脚。
  两人好奇的走过去一看,一名身穿圆领衫,腰束组带的人躺在草丛之中睡得正酣。笠帽盖脸,腰中组带上挂着一只火红的酒葫芦。
  这人的打扮有些不伦不类,石宏一时间有些猜不透到底是什么人。山中倒是时常有些踏青游玩的读书人,只是多是书童陪着,诗兴大发的时候珍贵无比,若是没有身旁书童笔墨纸砚伺候,一旦放过好不可惜。
  像这人,什么都不带,唯独挂着一个酒葫芦的,着实少见。
  石珊全无这些心思,看那人还在睡着,便脆生生喊了一声:“喂,你在这里睡着,小心狼来了把你叼走。”
  石宏他爹就经常这样吓唬小女儿。
  那人动了一下,摘下脸上的笠帽,惺忪醉眼瞅了两人一下,坐起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拍拍身上的草屑:“也好,总算是有人能带我出去了。”他摘下腰上的酒葫芦喝了一口,调侃道:“你们两个小家伙不会也像我一样迷路了吧?”
  石珊噗嗤一声笑了,手指头刮着脸:“羞羞,人家四岁就不迷路了,你这么大人还找不到下山的路了……”
  那人老脸一红,嘿嘿干笑两声,又灌了口酒,脸色反倒更红了。
  “跟我们走吧,你要是继续在这里睡下去,说不定真有什么野兽来了,可就真的跑也跑不掉了。”石宏微微一笑,领着那人下山。
  刚到村口,三人就看到那颗歪脖子老树下面围了一堆人。
  当中那块磨盘上,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人,这人在村子里很有地位,因为他是村子里唯一认字的秀才老爷。
  山里人也分不清什么功名,只要认字,都是秀才。
  张秀才家里是村子里最大的地主,附近山上一半的良田都是张家的。到了张秀才他爹这一辈,死活想让家里出个读书人,光宗耀祖。所以也不管儿子是不是那块料,硬是把他送进了县里的私学。
  为此,张家虽然是地主家,也勒紧裤腰带过了十几年。
  张秀才虽然屡试不中,在先生眼里更是朽木不可雕也,但是在这山村里,他俨然是一副“大儒”的派头。他平生最得意的事情不是自己做的诗文疏论,而是曾经和现如今的大夏第一才子傅搏虎把臂论交。
  ——事实上就是傅搏虎的启蒙老师和张秀才私学的老师乃是同窗好友,碍着面子来给县里私学讲了一回《公羊传》,老师介绍的时候,张秀才的年纪比傅搏虎大三个月,人家客气唤了一声“张兄”,就变成了张秀才人生吹嘘的素材。
  “傅搏虎是什么人你们知道吗?那可是大夏公认的第一才子,诗书双绝,当朝宰辅林长仁亲点的自己的接班人,现在虽然还只是一介书生,但是不出十年,登朝拜相那是肯定的事,这样的人都要尊称我一声张兄,啧啧!”张秀才的吹嘘往往这样开头,然后在一众根本不知道傅搏虎到底是什么人的山野村夫羡慕的目光之中陶然自得。
  过上一个月半个月的,张秀才就会进城一趟,在茶馆里听些新鲜事儿,回来跟这些山野村夫海吹一番。
  张秀才几乎是村里和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也没有人怀疑什么。
  “大家放心,咱们和鬼戎不会再打仗了,我这次出去,已经听说,皇上已经决定把梁云公主许配给鬼戎翟王狄姜,两家和好,梁云公主可是皇上的亲生女儿,貌美如花,仪态大方,下嫁鬼戎必定能保边疆平安。大家也不用担心兵役了……”
  村民们如释重负,一片欢欣之声。最近几年大夏朝和西方鬼戎摩擦不断,眼看大战将起。一旦开战自然是生灵涂炭,就算是他们这些小山村也难逃兵役之苦。
  石宏听着却眉头一皱,不由自主的高声说道:“恰恰相反,陛下将亲生女儿嫁给狄姜,正说明他已经下定决心开战。若非如此,只需任选一名王族女子嫁入鬼戎即可,何必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去受苦?陛下只是作出一种姿态,为大战争取准备时间,却忽略了这种姿态未免显得太过迫切。而那鬼戎翟王狄姜,能够将鬼戎治理的兵强马壮、带甲百万,想来也是雄才大略之人,他贵为鬼戎之王,想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又岂会为了一个梁云公主,就臣服于我大夏?两家这场刀兵,是免不了了。”
  石宏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会说出那样一番话,好像这个见地原本就在自己脑海之中一般。以他这样的山村小子,愚鲁迟钝,根本不可能了解什么军国大事,更不会有这样的分析。
  石宏身后那人带着笠帽,把整个脸都遮住了。他原本一路上醉眼惺忪,走路都摇摇晃晃,听到石宏的话,眼睛突然一亮,忍不住多看了这个山村小童一眼。
  张秀才在这小山村“指点江山”,何时曾被人抢白过?顿时恼羞成怒,指着石宏大骂:“你个黄口小儿知道什么?敢在这里信口胡诌!若真像你所说那般,鬼戎又为什么会接受陛下赐婚?”
  石宏自己正懵懂着,又听到了张秀才的质问,脑海里顺其自然的冒出来一个想法,脱口而出道:“鬼戎兵强马壮,所差者粮草也。鬼戎翟王正想趁机拖延,目的不外乎富裕一些时间筹措粮草。”
  石宏身后那人听的暗暗点头,这些道理虽说简单,但是真要一语道破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书院中那些时常议论天下局势的同窗们都未必能如这小童一般看得透彻。那人心中赞叹,忍不住打开葫芦又灌了一口酒。
  张秀才哑口无言,不知如何辩驳,恼怒之下丢下一句“无知小儿,妄议国家大事”甩袖子离开。他压根没有注意石宏背后那人,要是他过去摘下那人头上笠帽,看清那张脸,一定会大吃一惊喊出那人的名字:傅搏虎。打死他也不会就这么走了。
  村民们一看,纷纷责备石宏,气跑了张秀才,大家没的新鲜事儿听了。又鄙夷他什么都不懂,乱说什么。两家都要联姻了,怎么还会打仗?
  石宏无话可说,他妹妹石珊只有五岁,扎着两只冲天小辫,气鼓鼓的站在哥哥身边,帮哥哥跟那些村民争论。
  石宏突然开窍:这些土生土长的邻里们,怎么会明白那残忍的帝王心术,自然以为陛下不会亲手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推进火坑,仅仅是为了拖延几年时间。
  想通了此节,他爽朗一笑,拉着妹妹走开了。却忽略了,他自己不也是土生土长,怎么会明白这些?
  “喂,小家伙等等我。”头戴笠帽的傅搏虎连忙喊住他,石宏一拍脑袋,歉意道:“抱歉,忘记给您指路了。您顺着村口那条路往东走,很快就能上了官道……”
  傅搏虎一摆手,一身酒气熏得石珊捏着鼻子冲他翻白眼。傅搏虎也不以为意,反而哈哈一笑,拨弄了一下石珊的冲天小辫,气的石珊冲他一鼓腮帮子瞪起眼睛。
  傅搏虎不甘示弱,鼓着腮帮子,瞪着眼睛,好像一只蛤蟆一样和石珊斗上了。最终石珊不敌,眼睛瞪得生疼,瘪着嘴用手揉眼睛:“你欺负人!”
  “哈哈哈!”傅搏虎得意大笑,丝毫不以和小儿斗气而羞耻,放荡形骸之中,自有一股超凡脱俗的爽朗。他向石宏问道:“你说的头头是道,可有什么解决目前僵局的办法?”
  石宏摇头:“两国一战在所难免,大夏若有图谋,唯取胜之道而已。”
  傅搏虎摸了摸下巴点头:“接着说。”
  石宏也不知道脑袋里怎么会有这些想法,微一皱眉侃侃而谈:“短期而言,大夏应该把重点放在眼前这一战上。鬼戎之强在于兵马,大夏之强在于器利、兵多、粮广。一旦开战,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坚壁清野,紧守要塞,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只要能拖过四个月,鬼戎的粮草必定耗尽,后继无力,不退兵也不成。”
  “长远来看,鬼戎所缺的粮草兵器,恰恰是大夏所长。唯有以此控制鬼戎,并扶植鬼戎敌对部落,才能够牵制鬼戎,保西域平安。”
  傅搏虎默默一点头,看了石宏一眼,仰天长叹:“想不到我才这个年岁,就要感叹后生可畏……”
  石宏所说的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准备了数年,要呈奏圣上的治戎十三疏,其核心内容也正是这些。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之中,竟然能有人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自己准备谋划了数年的治戎方略阐述清楚,而这个人,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如果自己是个天才的话,这少年一定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石宏自顾自的沉吟一下,又接着道:“其实,如果陛下能改变只重道不重器的习惯,重赏大夏匠人,发展骑弩、火炮,以大夏现如今的优势,不出五十年,鬼戎绝不敢擅动刀兵。”
  傅搏虎大吃一惊,大夏重学农、轻工商,这是多年的立国之本,即便是傅搏虎乃是有名的少年轻狂,也不敢随意谏言改动,甚至不少读书人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他们天生就被灌输认定了工商低贱。
  石宏仿佛一言点醒了梦中人,傅搏虎初听之下觉得惊诧,细想一下,似乎也不无道理,这一条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只是无论如何他也不敢把这一条写进自己的治戎十三疏里,他虽然狂妄,可不傻。
  这一条虽好,但是一旦提出来,无疑和天下读书人站在了对立面上。以往低贱的匠人竟然要跟读书人站在同一地位上,没人能够接受得了。
  傅搏虎喝了口酒,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石宏。”
  傅搏虎念叨了两遍,拍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我叫傅搏虎,记住这个名字。不是因为我名扬天下认识我是你的荣幸,而是因为他日你名扬天下,我会因为认识你而感到荣幸。”说罢,这年轻才子一摆袖子,拎着酒葫芦,转身摇摇摆摆的朝村外走去。
  石珊调皮的眨眨眼睛,跟她哥打赌:“哥,你说这人走到官道上之前,要摔几跤?”
  石宏微笑摇头,望着傅搏虎的背影道:“这位先生乃是大智慧的人物,人醉心不醉,不会摔跤的。”
  刚走出十几丈的傅搏虎左脚绊在了右脚前面,吧唧一声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泥。
  “咯咯咯……”石珊笑声如银铃,石宏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
  “爹、娘,我去睡了。”石宏把吃的干净的粗瓷碗一放,抹了一把嘴起身睡觉去了。山里人晚上没什么娱乐,又要节省灯油,所以都睡得很早。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整个山村已经一片静谧。
  石宏躺在床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好像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上,任凭他怎么挣扎,就是动弹不得,好像身体根本不是自己的了。
  虽然在梦中,石宏却吓了一跳,这种“山鬼压身”的事情,他可是听村子里的大人们说过不少次。
  ——这是你的魂魄被山鬼看上了,它趁夜里偷偷的压在你身上,如果到天亮你还不能挣脱,三魂七魄就会被山鬼吸个干净!从此以后,没有了魂魄,只有身体,就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傻人了。
  石宏毕竟只是个十来岁大的孩子,对于鬼物天生恐惧,因此毫不犹豫的奋力挣扎起来。
  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力量和压在身上的那“巨石”相比,实在太过弱小了,无论怎样努力,还是一动也不能动。
  不行,一定不能被山鬼吸了魂魄!石宏想到父母发现自己只剩下一个浑浑噩噩的躯壳后痛不欲生的样子,更加惊恐无比,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挣脱开去。也许正是这种决然的决心,也不知道是第几十几百次努力,他用尽了全身力气奋力一挣,耳中听到了一声和昨天被雷击时那无比响亮的炸雷相当的巨响声,身上那种沉重的压力陡然崩碎,石宏感觉到自己身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冲天而起。
  如果他上过私塾,有了张秀才那般的水准,定然会用“黄钟大吕”来形容这一声巨响,然而现在,石宏只是觉得,好大一声炸雷。
  等他从那嗡嗡的浑厚雷声之中醒悟过来,才突然发现,自己什么时候起床了?
  他站在地上,不,应该说他飘在地面上,就这么轻飘飘的浮着,双脚离地面还有一尺远。石宏大吃一惊,回头一看,自己竟然还躺在床上!
  石宏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魂魄被山鬼吸出来了,连忙不顾一切的扑到了自己身上,让他意外的是,无惊无险,他很顺利的回到了身体内。
  屋子里静悄悄一片,能听见隔壁父亲的鼾声。石宏已经是一身冷汗。
  他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大人们口中那可怕的“山鬼”,心中又有些奇怪,心念一动,他发现自己竟然又一次离开了身体。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第33章 第34章 第35章 第36章 第37章 第38章 第39章 第40章 第41章 第42章 第43章 第44章 第45章 第46章 第47章 第48章 第49章 第50章 第51章 第52章 第53章 第54章 第55章 第56章 第57章 第58章 第59章 第60章 第61章 第62章 第63章 第64章 第65章 第66章 第67章 第68章 第69章 第70章 第71章 第72章 第73章 第74章 第75章 第76章 第77章 第78章 第79章 第80章 第81章 第82章 第83章 第84章 第85章 第86章 第87章 第88章 第89章 第90章 第91章 第92章 第93章 第94章 第95章 第96章 第97章 第98章 第99章 第100章 第101章 第102章 第103章 第104章 第105章 第106章 第107章 第108章 第109章 第110章 第111章 第112章 第113章 第114章 第115章 第116章 第117章 第118章 第119章 第120章 第121章 第122章 第123章 第124章 第125章 第126章 第127章 第128章 第129章 第130章 第131章 第132章 第133章 第134章 第135章 第136章 第137章 第138章 第139章 第140章 第141章 第142章 第143章 第144章 第145章 第146章 第147章 第148章 第149章 第150章 第151章 第152章 第153章 第154章 第155章 第156章 第157章 第158章 第159章 第160章 第161章 第162章 第163章 第164章 第165章 第166章 第167章 第168章 第169章 第170章 第171章 第172章 第173章 第174章 第175章 第176章 第177章 第178章 第179章 第180章 第181章 第182章 第183章 第184章 第185章 第186章 第187章 第188章 第189章 第190章 第191章 第192章 第193章 第194章 第195章 第196章 第197章 第198章 第199章 第200章 第201章 第202章 第203章 第204章 第205章 第206章 第207章 第208章 第209章 第210章 第211章 第212章 第213章 第214章 第215章 第216章 第217章 第218章 第219章 第220章 第221章 第222章 第223章 第224章 第225章 第226章 第227章 第228章 第229章 第230章 第231章 第232章 第233章 第234章 第235章 第236章 第237章 第238章 第239章 第240章 第241章 第242章 第243章 第244章 第245章 第246章 第247章 第248章 第249章 第250章 第251章 第252章 第253章 第254章 第255章 第256章 第257章 第258章 第259章 第260章 第261章 第262章 第263章 第264章 第265章 第266章 第267章 第268章 第269章 第270章 第271章 第272章 第273章 第274章 第275章 第276章 第277章 第278章 第279章 第280章 第281章 第282章 第283章 第284章 第285章 第286章 第287章 第288章 第289章 第290章 第291章 第292章 第293章 第294章 第295章 第296章 第297章 第298章 第299章 第300章 第301章 第302章 第303章 第304章 第305章 第306章 第307章 第308章 第309章 第310章 第311章 第312章 第313章 第314章 第315章 第316章 第317章 第318章 第319章 第320章 第321章 第322章 第323章 第324章 第325章 第326章 第327章 第328章 第329章 第330章 第331章 第332章 第333章 第334章 第335章 第336章 第337章 第338章 第339章 第340章 第341章 第342章 第343章 第344章 第345章 第346章 第347章 第348章 第349章 第350章 第351章 第352章 第353章 第354章 第355章 第356章 第357章 第358章 第359章 第360章 第361章 第362章 第363章 第364章 第365章 第366章 第367章 第368章 第369章 第370章 第371章 第372章 第373章 第374章 第375章 第376章 第377章 第378章 第379章 第380章 第381章 第382章 第383章 第384章 第385章 第386章 第387章 第388章 第389章 第390章 第391章 第392章 第393章 第394章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