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缘又名道缘儒仙校对版全本 作者:鬼雨

  第一章 大劫蚁虫徒有备,危情昼夜逃孤雏
  岳麓山下,黄昏,冬日的夕阳真如一个衰弱的老翁,尽管西天仍是红云一片,但是却没有丝毫热意。松涛似海,北风如刀,几棵合抱的老松,在寒光朔气之中巍然挺立,好一派苍劲之气。
  山麓边,清溪丛林之后,却露出一角茅屋来。一位十六七岁的翩翩少年正坐在屋旁大石上读书。只见他生得剑眉星目,唇朱齿皓,正捧着一卷书,神色悠然地朗吟道:“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欧阳修端的是绝代惊才——”
  正在这时,忽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屋中传出来:“昊天,吃饭啦!”竹门呀然开处,一个四五十岁和蔼可亲的妇人现出身来,站在门边向少年招手。
  少年起身走了过去。进屋看时,只见桌上全是素菜,但却香气四溢,热气腾腾。上首坐着一个年约五十的老者,儒生打扮,头发略有些灰白。
  老者望了少年一眼,问道:“天儿,你刚才在看什么书?”
  少年答道:“爹,我在看北宋词选,这些词真好极啦!”
  老者眉毛一竖,做出严肃的样子,喝斥道:“什么?又在看这些闲书!如此不思进取,何能金榜题名?”
  妇人笑着插言:“别说孩子,你自己呢?整天钻在金石堆里,到现在还是个秀才!”
  老者板着的脸一下子松了下来,掀着胡子对少年笑道:“你娘真是啰嗦。”
  妇人不依道:“谁说我啰嗦?”
  老者笑嘻嘻地低声道:“我是说你啰嗦得好,要不然这山居日子未免太平淡了。”
  妇人将菜肴往儿子面前推了推,眉头微皱,叹了口气:“唉,眼看又是腊八,该去朝拜老爷子了。”
  老者听了这话,登时转过脸去:“别!天儿大了,今年你们娘俩去。就说我老头子伤了腿,走路不方便,不去了。”
  妇人怪道:“不去,怎能说得过去?”
  老者陪着笑脸道:“‘苏门七进士,交游满天下’,满门子婿,只有我一个秀才白丁,好意思去啊?”
  妇人道:“苏家待你不薄,是你自己想不开,怎能怪别人?”
  老者脸色有些晦暗,强辩道:“你瞧瞧,他们个个衣着光鲜,连看我们的眼神都带着怜悯,好像我不入官场就会饿死一样,真让人受不了!”说到这里,他转头瞄着儿少年:“天儿,你可要给我争口气,将来无论如何要中个进士回来。”
  少年抬头望着父亲,语气平和地道:“是。爹,家里的书我已经读完了,如有可能,我想明年到岳麓书院读书。”
  老者有点吃惊:“我收藏的书不下一万册,经史子集都有,你都看过了?去年才看了一小部分?怎么这一年看得这么快?是囫囵吞枣吧?”
  少年郑重地道:“我认真看过了。去年中秋月圆之夜,我遥望月桂苦思冥想,终于觅到记忆良策,名之为‘重叠星列法’。比如天上的星星,杂乱无章,数不胜数,若是分成二十八宿,便容易识别了。经过多番演练,我已能盏茶工夫背诵孙子兵法十三篇,所以家里的藏书很快看完了。”
  老者半信半疑的抽出一本刻着古篆字的书,还没开口,就听少年道:“这是一本《神农纪实录》,讲述的是神农氏游历百年的故事。”
  老者翻开泛黄的纸张,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少年从容不迫,一一答出。
  妇人先惊呆了,笑得嘴都合不上,赞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难为你了。”
  老者也欣喜不已,合上书本,满脸笑容地对少年道:“过了年,爹送你到岳麓书院,那里是千年学府,藏书百万,有很多珍稀孤本,够你看两年的。”随后十分兴奋地看了妇人一眼:“腊八全家一起去看老爷子,有这样的儿子,哪里都敢去啊!”
  长沙城,腊月初八。
  早上淡淡的阳光洒在城头上,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城门大开,进出的人迎着朝阳,容光焕发,一天又开始了。
  太阳渐渐高升,西城门边一个苍老的汉子,推了一辆小车停下,从车上拿下四只木脚架,手足颤抖地架起一个相命摊来。
  这时正是乡下人进城卖物赶集的时候,人人都是匆匆忙忙,或赶着驴拉的大车儿,或挑着满担满篮的新鲜菜蔬鸡蛋,往闹市赶去交易,哪有人还会有暇来光顾这糟老头儿的测字摊了?
  相摊老者半闭着眼,安详地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欣赏芸芸众人,对于生意清淡,仿若并未放在心上。
  过了一会儿,忽然城外一阵得得蹄声,三骑伴着一辆马车缓缓走来,那老者蓦然一睁眼口中念道:“富贵本有相,生死一念间。看相卜卦,趋吉避凶!”
  那为首一个中年汉子收缰打量了一眼老者,没有说话,转头又要前行。
  相摊老者冷冷地道:“爷台慢走。”
  那汉子一怔道:“算命的,你是说咱们么?”
  相摊老者哼声道:“早走早死,迟走迟死,死相已生,条条路皆是一死,老夫有心指点你等一条明路,却是无能为力。”
  马上另外两个年青人闻言大怒,气汹汹地道:“糟老头,你胡说八道,爷们把你摊子给砸了。”
  说着冲上前去,便欲掀翻老者摊子。那老者不住冷笑,脸上神色不动。
  那为首的汉子高声叫住两个伙伴,缓缓走到老者摊前。
  老者双眼仔细打量那为首汉子,摇头晃脑,不住叹息。
  那为首的汉子被老者瞧得有些不耐,勉强压抑着怒火道:“请老先生替在下相相气色如何?”
  老者沉吟良久,摇头道:“阁下气清不浊,相视充足,相君之面,必非凡夫俗子。”
  他说话语气一改,竟变得客气起来。那为首的汉子反倒不好发作,伸手囊中拣着块碎银抛在摊桌上,淡淡地道:“多承指教。”
  老者叹息道:“可惜呀,可惜!”
  为首汉子正欲离开,闻言驻足道:“老先生尚有何指教?”
  老者又道:“可惜呀!可惜。”
  那为首汉子不再理会,对另外两个汉子道:“快去啦,待会去晚了又要挨老爷子骂。”说罢引马欲去,另外两人已经骑马走了。却见那老者一拂袖道:“这位爷台请回,银子老夫不能收。”
  那为首汉子双目一睁,瞪着那老者,以为碰见了疯子。
  老者叹息道:“老夫岂能收死人银子,这笔债日后那里去算?罢!罢!罢!迷津该当有,不点无心人!”
  为首汉子听老者胡言乱语,心中极是气忿,仔细打量老者,却是一脸老态龙钟,分明是个糟老头子,何曾有一丝异样?当下一提缰绳,一伙人“得得”而去。
  那伙人走了不久,又过了数批骑士,还有一些轿子,那摆相摊的老者愈看愈是心惊,心中寻思道:“这些人怎的个个都是凶煞之气直透华盖?分明是赶去送死,再也活不了啦!”
  他默运神机,闭目推算了一会,可惜却是茫然。虽然有些蛛丝马迹,却不能连结起来,他暗暗叹了口气:“天道难窥,天道难窥!”
  老者对于自己相命之术极是自信,此刻竟然信心动摇,心中很是惶恐。
  正在这时,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天儿,咱们已经到长沙城了。”
  另一个少年人的声音道:“爹,这里很热闹啊。”
  老者睁眼一看,见是三个衣着朴素的人正要从相摊前走过,前面走着一个少年,面如冠玉,鼻直口方,后面跟着一对中年夫妇,天庭很是暗淡,急忙开口叫道:“且慢!”
  少年转身过来,连忙一揖:“老人家,是叫我们吗?”
  老者定睛看那少年,过了良久,忽然伸手抓住少年的左手,饱蘸浓墨,在他手心里写了个大大的‘隐’字,压低了声音道:“今夜有事,伸开左手,速往东方逃命。老夫泄漏天机,罪遭天谴,信不信也由得你了。”
  少年呆住了,那对夫妇也走过来,欲待仔细寻问始末,老者却如石雕木刻,再无言语。当下只好取出一小块银子放在桌上,一家人忐忑不安的走了。
  ※※※
  少年紧握左手,一步一回头地跟着父母往前走。渐渐的,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街道越来越繁华,大约行了两三里路,周围忽然宁静下来。正走之间,忽见街边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一个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几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却不开,只有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写着书“苏府”两个大字。
  还没到门前,就听有人叫起来:“快去告诉老爷太太们,三姑奶奶和表少爷来了。”
  少年一家人跟着其中一人,不进正门,只进了西边角门。前行数十丈,进了垂花门,转过插屏,再后面就是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台矶之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一见他们来了,便都笑迎上来,更有人争着打起帘笼,请他们进去。
  进得庭来,但见两列茶几摆开,几个锦袍华服的老爷太太纷纷起身,争着过来问侯,七嘴八舌,一时间让人无法回话。稍微静下来之后,昊天被父母领着一一跟诸位长辈见礼。他在五年前来过一次,那时人还小,分不清尊卑长幼,这次他终于明白了,哪个是大舅舅,哪个是大表哥,也见识了天下闻名的苏家七进士。
  “怎么没见老爷子啊?”昊天的母亲问。苏家老太太十年前就去世了,只有老爷子还在,今年已经九十九岁了,乃是六十年前的进士,如今依然精神矍铄。
  “老爷子闭关了,也不知道在修炼什么,两个月前茶饭不思,后来干脆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让任何人打扰。到今天已有七七四十九天,也该出来了。”大舅爷回答。
  “今天早上我站在门外,还听见爹自言自语的声音呢。应该没事。”大舅妈补充道。
  老爷子以前同样的闭关也有过几次,所以大家也没怎么在意。
  屋子里逐渐热闹起来,充满了喜气洋洋的气氛。
  冬天的白昼实在短暂。没多久,天色渐渐黑了,粗如儿臂的红蜡烛点了起来。
  人们也聊得有点累了。夜幕下,屋里屋外都很平静。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急匆匆跑进来,扯着嗓子喊道:“张管家,大事不好了,马厩里的马不知为啥全死了!”
  “什么?”不但管家大吃一惊,屋内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因为这次来的人很多,骏马足有六七十匹,怎么可能一下子都死了呢?
  管家急忙冲出去看。
  等了一刻钟,他还没有回来。
  屋子里变得静悄悄的,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李四,张五,你们出去看看。”大舅爷心中不安,忙着吩咐下人。
  两个年轻人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又过良久,还是没人回来。
  大家都盯着门口,心中惶恐,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一位老人忽然出现在门口,只见他年近百岁,头发胡子全白了,面色十分晦暗。
  “老爷,老爷出来了!”众人都叫起来,将刚才恐怖低沉的气氛一下子抛之脑后。
  老爷子走进屋来,两手微微发抖,一双眸子先注视着三堂儿子,儿媳,然后是三个女儿女婿,遂即移向下一代的孙子外孙们。他喘息着不发一言,只是静静地看着,仿佛急欲观察出一些什么,看着,看着,他不禁淌出了眼泪!
  大舅爷由他的目光里看出了不妙,惊异地道:“爹,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老爷子叫道:“不……不……是我的眼花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各人俱吃了一惊,感觉到一派阴森!
  叶昊天的母亲毛骨耸然地道:“爹,你看见什么了?”
  老爷子全身颤抖着,那双迷离的眸子不停地在每个人脸上逡巡,神态越加可怖,那样子就像是见了鬼!
  “不……不……我看错了……”他不停他说道:“一定是我的眼花了……”
  忽然,他的眼睛接触到了身后的叶昊天。这个年纪轻轻的外孙,居然使他紧张的神态骤然安定下来:“咿!”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说道:“孩子,你过来……让我好好地……看看!”
  叶昊天心知老爷子这么做必有原因,当下应了一声,近前两步,把身子正对着老人。
  两张脸至为接近,老爷子那双昏花的眸子,在一阵震惊之后,忽然展示出无比的喜悦!面前的这个少年,有着萧洒沉毅的一张脸,发黑而浓,目深而邃,然而这些并不是老爷子所要观察的,他流离的目光,只是注视着少年开朗挺出的印堂,遗飞舒展的双眉……看着看着,他脸上的喜悦益加明显。他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扳在少年肩上,这时他喘得更厉害了。
  叶昊天道:“外公,您有什么话要说吗?”
  老爷子目光迟滞着扫向室内各人,却是期期难以出口。
  叶昊天顿时心内雪然,只是他虽然窥知了老爷子的心意,却因秉性忠厚,难以代为出口。
  当然,明白老爷子这番心意的并不止叶昊天一人。大舅爷有所领悟,立刻道:“爹,您老是有什么话要单独关照昊天可是?”
  老爷子凄惨地看着他,缓缓点了一下头。
  各人顿时明白了老人迟迟不曾出口的原因,彼此对看了一眼,无不感到惊奇。
  大舅爷后退一步,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先行退出,容爹交待完毕之后,再行参见,可好?”
  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双目微合,两行眼泪汩汩淌出!这番举止,使得在场各人心中都暗吃一惊。
  各人纷纷鱼贯步出大厅,默默无言退守门外。
  老爷子容各人退出之后,才又缓缓睁开眼睛,从怀里取出一个金色的小盒。他颤抖着双手打开盒子,露出一颗小小的蜡丸。
  还未打开蜡纸,屋子里已经有股淡淡的香气。等到蜡纸分开,屋子里更充斥着浓郁的香味,那香味比美酒还要醇厚,比百花还要沁人心脾。
  蜡纸之内是一颗晶莹透亮的丹丸,比龙眼小些,看上去十分诱人。
  老爷子伸手抓起丹丸,递近叶昊天嘴边,口中急速地道:“吃下去,快!”
  叶昊天略显迟疑,然而看着老人急切的目光,只好吞了下去。丹丸刚一入腹,就觉得腹内一股暖流,四肢百骇仿佛有无数蚂蚁在爬,既热又痒,那感觉非常特别。
  老爷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声音有些沙哑,说道:“这样我虽死无憾了!孩子,你可知我要你单独留下来的道理吗?”
  “外孙愚昧!您老必然有要事嘱咐。”
  “我当然有事……要嘱咐你,最主要的是……因为你是苏家唯一能够活着的人……”
  叶昊天登时大吃一惊,心中无比惶恐,叫道:“外公,这句话请恕孩儿听不明白。”
  老爷子涕泪交流,沙哑着声音道:“那是因为……你的舅父,表哥,父母,都已经在劫难逃了!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或许能逢凶化吉……”
  叶昊天完全呆住了,内心的沉痛猝然升起,双目直直地看向老爷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老爷子声音微弱地道:“那是方才……我由你们面相上以先天易数推算出来的,我生平阅人多矣……这一次也不会有什么意外……所以……孩子……”他的一只手,不知何时紧紧地抓住了叶昊天,“你的活着……对我们苏家该是何等的重要……要是连你也逃不出阒……苏家就灭门了!”
  叶昊天至为痛心,一想到全家各人俱将丧命,内心真有说不出的悲愤、沉痛,忍不住叫道:“外公!难道眼前这步劫难,就不能化解了吗?”
  老爷子缓缓地摇着头,声嘶力竭地道:“记住我的话……目前再也没有一件事,比活着更有价值……!”
  叶昊天心如刀割,泪水滚滚而下,用衣袖抹了把眼泪,说道:“我记住了……外公让我什么都不要管,尽力逃出去……”
  老人微微点头,长叹一声道:“孩子,我们苏家乃是书香世家,数百年的香火,都着落在你一个人肩上了!”
  叶昊天默然无语,任凭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他完全沉浸在无尽的悲哀里!
  稍停片刻,只听老人又道:“你知道刚才吞下的是什么,那是我珍藏半生的‘龙虎续命丹’!可以避百毒,疗死伤,还可以增长功力。那是我五十年前作吏部员外郎的时候,凑巧结识丹道大师抱朴生,蒙他赐给的灵丹。这些年来,我一直没舍得用,今天就用在你身上了!”
  叶昊天想起门外众人正在等死,其中还包括自己的父母,禁不住心如刀绞,沉痛之极,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老人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叹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对相人之术颇为自信。你的舅父,表哥,父母,即使服了此丹也没用……我们家,只有你一个人……因缘凑巧……可以逃出去……”
  叶昊天忍不住热泪滂沱,早上相士的话似乎得到了证实。
  老人抖抖嗦嗦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袱来,递在叶昊天手里,再次叮嘱道:“看到机会,千万莫要回头,十年之内不要回来……”
  叶昊天只能流着泪点头,心中却在想:“覆巢之下,还有完卵吗?苍天啊,你怎能这样对待苏家?”
  老人交待完毕,转头招呼门外众人,“你们都进来吧。”
  门外诸人鱼贯而入,盯着叶昊天泪光森森神色惨淡的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面色已显得较为平静,大声道:“凶煞已降,大劫将至,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说着将手搭在佛龛上摆着的一只青铜海碗上。那碗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平日不准任何人触摸。
  老人将铜碗左拧三圈右拧两圈,忽听院子里一声巨响,声若霹雳,估计整个长沙城都能听见。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礼花冲上天空,五颜六色久久盘旋在空中。
  时候不大,外面进来十余个彪形大汉,为首一人抱拳拱手道:“老爷,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看着这些家丁,还没来得及回答,又见五六个高矮不一、形态迥异的汉子从外面飞步赶进来,其中一人身着麻衣,面色凝重,往那里一站,就像一尊佛像。看到他,老人不禁心中一松,长舒一口气道:“孙师傅,没想到你云游四海,竟然能及时赶过来,这真是我们苏家之幸啊!”
  屋内百余人都定睛看着麻衣人,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麻衣人躬身道:“中州一剑孙仙屏,愿为老爷效劳!”
  众人哄然一声:“孙仙屏,二十年前的武状元,十年前中州论剑的魁首!”
  “这下苏家有救了,他来了就好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面上都显得很轻松。
  却见孙仙屏面色凝重地摇摇头,道:“不知老爷惹下何等强敌,有人在苏府周围二十丈内洒下江湖三大绝毒之一的‘九幽白骨散’,诸位都无法出去了!”
  “天呐!那可怎么办?”众人脸上一片绝望。
  叶昊天紧紧地拉着父母的衣襟,心中别提多么难过!
  正在这时,院子里忽然刮起了一阵风!
  就见两个汉子抬着一个大红的棺材,正向这边缓缓走过来。两个汉子大约二三十岁,脸色青白,身材瘦高,仿佛吊死鬼一般。棺材里不断冒出淡黄色的烟雾。
  一个家丁冲了出去,结果还没接近棺材十丈之内,就砰然倒下了。
  孙仙屏的双目紧紧盯着逐渐移近的棺木,背上的斩龙剑已经解了下来。
  与孙仙屏同来的两名年轻人抢先一步冲了上去。他们的身子原是奇快无比,只是方一接近棺木五丈之内,便像是忽然被冰镇住了一般,刹时面色惨变,汗如雨下。紧接着,两人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下全身萎缩着倒了下去。
  剩下的几人正待向前抢救,却被孙仙屏厉声喝住。
  在场的百多人没有一个开口出声,仅有的声音乃是来自圈内倒地的三人。
  那个家丁倒下最早,自然是受创最重,只见他脸色黝黑,青筋暴现,身躯蛇也似地伸缩着,咽喉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不一会,只见大股的紫色浓血由他眼耳口鼻怒溢而出。
  一条人命就这样结束了!
  圈子里的另外两人显然正在步家丁的后尘,向着死亡迈进!
  苏家的人哪见过这种异常恐怖的景象,一个个吓得亡魂皆冒,浑身发抖!
  孙仙屏面色铁青,探手入囊,摸出几颗丹丸放在口里,手持长剑向前踏去。
  他踏得极慢,每一步都运足功力,将地上的青砖踏成了粉末。他的脸上放出金光。脸上,手上,宝剑之上,甚至周围一丈之内都弥漫着金色的光芒。
  “玄阳神功,他的玄阳神功终于练到第九重了!”旁边一人惊叹道。
  孙仙屏逐渐靠近棺木,眼见只有五丈了!他感到一股沉重的压力。
  又行几步,压力越来越大!他身周的金光被压成扁圆形。
  渐渐的只有三丈了!每进一步都变得极其困难。他深吸一口气,功力提足十成,一步步往前靠近!
  终于接近到棺木两丈以内,玄阳神功被压的向里凹陷,形成一个致命的缺口。
  他已经不能再前进了,不得不将手里的斩龙剑祭了起来。
  飞剑脱手飞出,迅速向棺木射去,看那力度,该能把棺木拦腰斩断。
  然而刚刚接近棺材五尺,飞剑骤然变慢了很多!
  距离棺木一尺,飞剑竟然彻底凝注不动了!
  孙仙屏拼命催动功力,飞剑却只是在空中抖动着,欲进不能,欲退无路!
  忽然之间,就见一只干枯如柴的手从棺材里伸出来,一把握住飞剑,然后倏地收了回去!
  飞剑被收,孙仙屏如受重创,蓦然喷出一口鲜血,神色顿时变得萎顿下来。
  正在这时,一道银光从棺中飞出,直奔孙仙屏而去!
  孙仙屏见势不妙,身形急退五丈飞在半空。
  然而那道银光竟然能在空中拐弯,继续跟踪而至!
  孙仙屏心中大惊,快如鬼魅,化成一阵清风向院外飞去!
  那道银光也骤然加速,如同闪电一般接近了他!
  但闻一声惨叫,孙仙屏人头落地,尸身“砰”的一声从空中落下!漫天血雨中,一个拳头大的小人从脖子里冒出来,“吱吱”叫着钻入地下,瞬息不见了!
  见此情景,屋内众人心胆俱裂!啼哭声,惨叫声再也压抑不住。
  老爷子见势不好,用脚勾起身下的一个蒲团,露出一个黑沉沉的地洞。
  他从后面一拉叶昊天,叶昊天的身子便落了下去。
  蒲团很快又盖上了。
  老人怕妖人发现洞口,干脆坐倒在蒲团上。
  昊天父母也奋不顾身,一左一右,将老人夹在当中。
  叶昊天身在洞中,耳闻外面哭声一片,尖叫声,哀号声此起彼伏,由高到低,盏茶功夫渐渐平息,他心里说不出的悲愤,紧握双拳,牙关咯咯直响,连嘴唇都咬出血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就听一个阴冷的声音道:“看看还有没有活的!”
  不久一个清脆的声音答道:“秉告主人,没有活人了。”
  “清点人数!”那阴冷的声音道。
  “已经点清楚了,共有一百五十二具尸体。”
  叶昊天听得睚眦俱裂,恨不得冲出去跟这些人拼命!可是他知道,这样出去只能是送死!想起外公适才的交代,他只能咬紧牙关忍着,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拼命控制着出去的冲动。
  忽听那阴冷的声音又道:“不对!还差一人,再仔细找找,不能有漏网之鱼。”
  叶昊天心中一紧,知道对方可能会找到洞口,急忙环顾四周,想找个藏身的地方。
  眼前是一条巷道,宽约五尺,弯弯曲曲不知道通向哪里。
  他刚想沿着地道悄悄往前走,蒲团就已经被发现了。
  一道灯光从外面透入,有人从上面腾身跳了下来!
  叶昊天急忙缩身躲在角落里,情急之中伸出左掌,亮出那个大大的“隐”字。
  一个瘦高的汉子从他面前飞速掠过,只差尺许竟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稍停片刻,叶昊天见那人去远,忙轻轻提步向前走。行了大约五十丈以后,终于来到地道口。
  这时,只听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主人,地道里没人!而且我已经洒下九幽白骨散,就是老鼠、虫孳也该绝迹了!”
  阴冷的声音道:“奇怪,怎会差一人呢?难道弄错了?算了,我们撤!”
  叶昊天伏在洞里一动也不敢动,耳闻脚步声远去,还是没有移动分毫。
  过了良久,就听那阴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来:“看样子是真的没活口了。你们再核对一下尸首,这是大人交代的画像,看看缺了什么人,然后把苏府一把火烧了!”
  “是!”只听有人答道。
  叶昊天在洞内听得真切,禁不住心中一动,想到:“大人?什么大人?难道说这些人来自官府?莫不是朝廷奸佞与苏家过不去,因而买凶杀人?”
  没过多久,一片熊熊的火光升起来,将半个天空染成了红色。整个长沙城都被惊动了,然而却没人敢出门看个究竟!
  叶昊天不敢再等下去,大着胆子将左手伸出洞外,露出那个黑黑的“隐”字,然后悄悄探出头来!
  偷眼望去,十余丈外站着一个抬棺的汉子,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火光熊熊的大厅。先前所见的大红棺木却已经不见了影子,看来那个躲在棺中的顶级高手确实离开了。
  叶昊天轻轻爬出洞来,蹑手蹑脚地向大门走去,一路之上看见几个丫环、仆人倒在路边,早已气绝身亡了。
  大门口也有人守着,乃是另一个又高又瘦的抬棺人,正肆无忌惮的坐在门槛上,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
  等了好大一会儿,眼看东方已泛鱼肚白,叶昊天决定冒个险。他将左手伸在前方,亮出那个“隐”字,轻轻地从那人身前五尺外走过。他走得极其缓慢,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那人睁着大眼竟没有觉察。
  渐渐走出大门二十丈,叶昊天逐渐加快步伐,直奔东门而去。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天已经放亮了,当他到达东门的时候,城门已开,城门口的兵丁明显比来的时候增加了很多倍,正在仔细盘查过往的人众,一边盘查一边对照画影图形。
  叶昊天略显迟疑,看看左手的“隐”字,竟然比昨天变淡了一半!他不敢再停,依旧伸出左手,笔直向城门走去。
  一路行去简直神奇之极,受在城门口的数十兵丁竟然没一个看见他,自然无人会去拦他!
  他走过那拿着图画的人跟前,定睛看去,只见图上画着的赫然正是自己的模样!他心中一惊,急急离城而去。
  一路向东狂奔了一个时辰,大约跑出二三十里,他才停了下来。
  低头看时,手上的字迹已经淡得看不见了。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