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情话,转身天涯全本 作者:鱼进江

  
第六十章 严易泽的反击
  严易泽的脚步并没有任何停留,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停留。
  凌琳已经快触碰到他的底线,若不是心里始终还念着严凌两家的旧情面,严易泽绝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严易泽推开病房的门,看到的是秦怡面无表情的脸。
  “饿了没,想吃点什么?我带你出去吃!”严易泽走过去伸手要去揽秦怡的肩膀,被她躲过不咸不淡的说,“我没胃口!”
  “还在为凌琳说的那些生气呢?”严易泽眉头略皱,安慰道,“你放心,不管到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而且我保证再也不见她!她以后应该也不敢来找你胡说八道了!”
  “就这样?”秦怡转头盯着严易泽,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如果你觉得不够,我想办法让她离开润城,永远也不让她再回来!”
  “不必了!”秦怡盯着严易泽看了许久,轻轻摇了摇头。
  秦怡内心里对他失望到了极点,凌琳差点害死了他的孩子,他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凌琳,只是和他不再见面,这样的处置实在是太便宜凌琳了。
  秦怡尽管不满意,却并没有丝毫左右严易泽做法的意思,甚至于她对严易泽的失望都没有表现出来。
  她并不知道凌琳没告诉严易泽她是昨晚那件事的幕后黑手,而严易泽显然也没有意识到凌琳还有事情没有说出来。
  “好了,不气了!为那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严易泽心疼的看着秦怡说,秦怡点头,“我没生气!不早了,你快回去吧!这里有刘婶守着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可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这!”严易泽笑着去整理旁边空着的一张床铺,秦怡好奇的看着他问,“你干嘛?”
  “我今晚留在这里陪你!”
  严易泽理所当然的笑着,秦怡却丝毫不领情,“严易泽,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不要你陪!”
  “我知道,可我还是得留下来!”
  严易泽笑着点头,很认真的说了句。
  “为什么?”秦怡死死皱起眉头,严易泽脸上的笑容一收,柔和的目光落在秦怡的脸上,“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
  “你……”秦怡抿了下唇,闭着眼睛,“那随你!”
  严易泽的话让她感觉恶心,感觉自私,无形中严易泽对凌琳的处置已经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一根怎么也拔不掉的刺。
  见秦怡不搭理他,严易泽无奈的苦笑了下,整理好床铺上,走过去讨好的说,“这都几点了?送饭的人还没来吗?你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买!”
  秦怡眼睛都没有抬,随口回了句,“你饿了自己出去吃,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你可是我老婆!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我怎么能让你娘两饿肚子呢?馄饨怎么样,我知道医院附近有一家馄饨不错,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说完严易泽不等秦怡回答,快步走了出去,刚关上门刘婶提着个食盒走了过来,笑着问,“少爷,您是要回去了吗?”
  “我去买点馄饨!这是秦怡的晚饭?”严易泽盯着食盒看了眼,皱眉问,“怎么这么晚才送来?”
  “晚吗?这会儿还没到六点呢!”刘婶疑惑的皱眉说。
  “是吗?”严易泽愣了下笑道,“这么早?”
  “少爷,要不要我等您回来再……”
  “不用,如果秦怡饿了,就让她先吃,我很快回来!”严易泽摇了摇头。
  “好!”
  推开病房门。刘婶叫了秦怡声,“少奶奶,您是这会儿吃还是等少爷回来?”
  “现在吃!”
  刘婶点头把食盒拿过去,一层一层的掀开,摆放在秦怡面前。
  吃到一半时,严易泽提着两份馄饨回来了,笑着走到她床边说,“老婆,热乎乎的馄饨!来乘热吃,等下就不好吃了!”
  秦怡停下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我不想吃馄饨!”
  严易泽愣了下,讪笑着把馄饨丢在了垃圾桶里,“那行,咱们不吃馄饨!说起来这外面的东西也不一定多干净,我还真不放心!”
  秦怡理都没理他,任由他在那自说自话,弄的严易泽的脸色有些尴尬。却还是腆着脸笑道,“今天饭菜不错啊!你多吃点!”
  “我吃饱了!”
  严易泽话音刚落,秦怡就搁下了筷子,抽过一张纸巾擦了下嘴。
  “这就饱了?你才吃了没几口吧!”严易泽皱眉看着根本没有动几口的饭菜,劝道,“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了,可不能由着性子来,要不你还是再吃一点吧!”
  秦怡抬起头看着严易泽微蹙了下眉头,“你没听到我说的吗?我饱了,吃不下了!”
  “那行,饱了咱就不吃,等下你饿了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严易泽笑眯眯的看着秦怡点头,丝毫也没有生气。
  一旁刘婶笑道,“少爷,您还没吃吧?要不您将就着吃一点,饭菜还是热的!”
  “好!”严易泽点头,刚拿起筷子。秦怡一板,“刘婶,你怎么能让易泽吃我剩下的饭菜?这像什么话?被人听到会笑话的!”
  “我不在意!”严易泽笑笑夹起一筷子菜刚要放嘴里,秦怡伸手就把筷子给他打飞了,义正言辞的说,“可是我在意!”
  刘婶愣在了当场,有些搞不懂秦怡这是玩的哪一出。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严易泽饿了,况且刚才严易泽也说了根本不在乎这是秦怡吃剩下的,她干嘛还那么在意?
  严易泽稍愣了下,神色古怪的笑道,“老婆说的是,我堂堂严家大少爷吃剩饭传出去确实不好听!行,不吃了!刘婶,把饭菜收了吧!”
  “少爷,您真不吃了?”
  刘婶迟疑了下问,严易泽虽然有些不舍,却还是点头。
  见刘婶把饭菜一样一样的收回到食盒里,刚要出去交给保镖带回去,严易泽叫住了她,“刘婶,你也回去吧!今晚我留在这里照顾秦怡!”
  “少爷,这不合适吧?您明天还要工作呢!”
  “没事,我晚上又不是不睡觉!不会耽误的,你等下回去给奶奶说一声,就不用等我回去了!明天一早你赶过来替我就行了!”
  刘婶看了眼秦怡,又看了眼严易泽,眸子闪了下点头道,“那行,我就先走了!少爷少奶奶你们好好休息!”
  刘婶走后没一会儿,严易泽站起身来往外走,秦怡叫住他问他干嘛去。
  “我有点饿了,出去吃个饭!等下就回来!”
  “不行,你走了,我怎么办?刘婶已经被你赶走了,等下谁照顾我?”
  “那我总不能不吃饭吧?我到现在午饭还没吃呢!”严易泽冲她苦笑,一脸无奈。
  “那我不管,反正是你说的要留下来照顾我,你要干不来,就回去,让刘婶来!”秦怡瞥了他一眼,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行,行,行!我不去还不行吗?”严易泽讪讪的走回去床边坐下,掏出手机给罗琦打了个电话让他去买份饭菜送过来,秦怡始终没有瞧他一眼,随手打开电视,靠在床头看起来。
  二十几分钟后,罗琦提着一份盒饭送进来,严易泽饿惨了,打开饭盒狼吞虎咽的刚扒拉了两口,正在看电视的秦怡忽然转头看向他,“严易泽!”
  “怎么啦?”严易泽抬起头疑惑问了句,秦怡皱了下眉说,“麻烦你能不能出去吃?你吵到我看电视了!”
  “那我声音小一点!”严易泽笑笑,放满了吃饭的速度。
  秦怡这才收回视线,可才过了两分钟秦怡又叫了他一声,“严易泽,你能不能出去吃?你那饭菜的味道熏死人了!”
  “啊?”严易泽张着嘴巴愕然的看着秦怡,见她一脸嫌弃的表情,撇了撇嘴灰头土脸的走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秦怡转头看了眼大门的方向,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见到严易泽吃瘪,她心里解气的不得了。
  “少爷,您吃饱了吗?我帮你拿去丢掉!”罗琦走过来要接严易泽手里的饭盒,严易泽抬起头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吃饱了?”
  “啊?”罗琦愣了下,“那您这是……”被少奶奶给赶出来了?
  严易泽瞪了他一眼,抱着饭盒去了楼梯间,坐在台阶上继续吃饭,完全没了一点大家少爷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就是个平头百姓呢!
  严易泽心里那个憋屈啊,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嫌弃,第一次被人毫不留情的赶出来,第一次不顾形象的坐在楼梯上吃饭,这要是让那些和他身份相当的家伙们知道了,非笑死不可。
  换了个人,严易泽早发飙了,可谁让这个让他吃瘪的人是秦怡呢?他再憋屈也得受着,他可是知道秦怡还在生气,巴不得他赶紧滚回严家去,让刘婶过来陪着她。
  吃完饭回到病房,陪着秦怡看了会儿电视,眼看着快九点半了,严易泽起身关掉电视。和颜悦色的看着一脸不高兴的秦怡说,“老婆,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你现在可是孕妇,不能熬夜!”
  “哦!”秦怡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点头躺下来,任由严易泽过来帮她掖好被子。
  做完这一切,严易泽熄灭病房的灯爬上隔壁的病床昏沉睡去,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同一时刻,润晟大酒店五楼的一间酒吧一个包厢里,凌琳一句话不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不管欧若兰怎么问,她也不开口。
  “琳姐,你不能再喝了!你已经喝了快三个小时了,再喝下去你就醉了!”
  “滚开!我的事不要你管!”凌琳一把推开拉着她手的欧若兰,脸色阴沉的吼道。
  欧若兰冲她苦笑,还要劝她,凌琳一下把酒杯砸在面前的桌子上,红着眼说,“你再给我啰嗦一句试试!滚出去!”
  欧若兰吓得一缩脖子,神色复杂的退了出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之后,欧若兰引领着凌穆扬来到了包厢门口。
  “凌少,您帮我劝劝琳姐吧!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一回来就跑这来了,这都喝了三个多小时了,还拼了命的要喝酒!我怎么劝也不停,还把我赶出来了!”
  “哦?是吗?我去看看!”凌穆扬点了下头,示意她稍安勿躁,推开门走了进去。
  “滚!给我滚出去!”
  随着凌琳的怒吼,一直空酒瓶径直飞了过来,凌穆扬脑袋一歪,酒瓶擦着他的头发飞了过去,咣当一声砸在门后,散落成一地的玻璃渣子。
  “是谁惹着我们凌琳小姐了,居然让你发这么大的火?”凌穆扬笑着问。
  凌琳抬起头见是凌穆扬酡红的脸顿时扭曲起来,怒吼道,“凌穆扬,你来干嘛?你也要来看我笑话吗?”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只是路过,听说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过来看看!”凌穆扬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笑道,“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我陪你!”
  说完他直接提起一只啤酒,冲凌琳扬了扬,“我干了,你随意!”
  看着凌穆扬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的一会儿就喝干了一瓶啤酒,凌琳也不甘示弱的提起一只啤酒仰头就往嘴里倒。
  两人一言不发的一瓶接着一瓶的喝了足有七八瓶酒,凌穆扬这才打了个酒嗝笑道,“不喝了,不喝了!我喝不过你,再喝下去我等下得跑卫生间了!”
  “你还是不是个爷们,连我一个女人也喝不过?”凌琳醉醺醺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讥讽道。
  “是不是爷们,可不是看能喝多少酒!”凌穆扬笑着摇摇头。
  “少给我找借口,你就不是个爷们!”
  “是吗?要不要试试?”凌穆扬欺身而上,两人的?尖几乎贴在了一起,邪魅的笑道。
  凌琳吓得一下酒醒了不少,猛地推开凌穆扬一脸紧张捂着胸口说,“凌穆扬,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凌穆扬坐直身子摇头笑道。
  “那你刚才……”凌琳手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警惕的问。
  凌穆扬看着凌琳绷紧的脸忽然笑了,“这方法果然好用,你看上去好像清醒了不少!”
  “凌穆扬,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会不明白?”凌穆扬不屑的冷笑,“遇到点挫折就自暴自弃,指望一醉解千愁,这是懦弱的表现!说实话,这样的人真的不配和我合作!我有点后悔了!”
  “你给我闭嘴,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说我!”凌琳双眼通红的冲着凌穆扬怒吼。
  “不就是严易泽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了,就放弃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滚回美国去,安安分分的守着你女儿过一辈子算了!何必自找苦吃!”凌穆扬丝毫不留情面的揭开了凌琳的疮疤。
  “我没放弃,我也没被打败,没人能打败我,没人能让我放弃,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回到我身边的!”
  凌琳站起身激动的冲他吼叫,凌琳不动声色的点头,“这才是我认识的凌琳小姐!不错,看样子我们的合作还可以继续下去!”
  “凌穆扬,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帮我?你快告诉我?”
  凌琳一把抓住凌穆扬的手,情绪激动的问。
  “办法我肯定是有的,但是现在却不能告诉你!”就在凌琳脸色变冷的瞬间,凌穆扬又补充了句。“你现在醉成这样说了你也记不住,还是等你睡醒再说吧!要是到时候你还想把严易泽抢过来,就来找我!我们好好谋划谋划!”
  说完凌穆扬起身往外走去,过了几分钟凌琳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欧若兰一把扶住她紧张的问,“琳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扶我回去休息!”凌琳尽管醉的很厉害,情绪却很稳定,简直和方才判若两人。
  欧若兰很好奇刚才凌穆扬在包厢里和凌琳到底说了什么,居然让她变化这么大,可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问,扶着凌琳反悔了房间,没过多久房间里渐渐响起了凌琳的?声。
  医院病房里,严易泽?声如雷,他真的太困了。
  昨夜没有秦怡在身边,他一整夜几乎都没有合眼,强撑着上了一天班,这会儿脑袋一沾到枕头,顿时就睡死过去。
  严易泽睡得很沉,秦怡却根本没睡,也睡不着。
  尤其是听到严易泽如雷的?声,心里特别不舒服。
  她不会干涉严易泽的决定,但不代表她会满意严易泽的做法。
  晚上那会儿故意挤兑严易泽,也只不过是开胃菜,如果严易泽天真以为那样她就不会再生气,那就错了!
  秦怡可不是那么大度的人,凌琳差点害死她的孩子,严易泽不和凌琳计较,那秦怡只能和严易泽计较,至少也要狠狠的折腾他,为肚子里的孩子出一口闷气:严易泽,今晚你别想睡得安生。
  一念至此,秦怡开口叫了严易泽几声,回应她的却始终是严易泽的?声。
  秦怡知道这样是叫不醒他了,起身打开灯,走过去推了严易泽好几下,严易泽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老婆,你怎么起来了?”
  “我饿了!要吃饭,你快去给我买!”
  严易泽揉了揉眼睛,眼屎巴拉的问,“你想吃什么?”
  “我要吃烧烤!”
  “好,我现在就让人去买!”严易泽晃了晃脑袋,稍微清醒了点,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秦怡一把抢过他的手机说,“我要吃你亲手买的!”
  “行,我现在就去!”
  看着严易泽疲惫的走出去,秦怡冷笑了下,回到床上睡下,迷迷糊糊中听到严易泽叫她,睁开眼看到的是严易泽柔和的笑脸,“老婆,烧烤来了!快吃吧,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好!”秦怡点头,起身拿起一根烤羊肉串刚放到嘴边,突然一下丢回去。
  “怎么了?”严易泽眉头一皱,好奇的问。
  “我忽然想起来,我是孕妇,不能吃烧烤!”秦怡瘪着嘴苦恼的说。
  “那咱们就不吃!”严易泽笑了笑,随手把烧烤丢进一旁的垃圾桶,“要不吃点别的,砂锅怎么样?应该能吃吧?”
  “砂锅好像可以哎!”秦怡故意皱眉想了想轻轻点头。
  “那你等着我去买!”严易泽不疑有他,点头转身又走了出去。
  等他回来的时候,秦怡又睡着了,叫醒秦怡,她只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太咸了!刘婶说我不能吃的太咸!”
  “那我再去买!”严易泽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却还是笑着说。
  一次两次三次……
  严易泽不厌其烦的跑来跑去,折腾了大半宿,一直到天蒙蒙亮,哈欠连天的提着豆浆包子走回来,秦怡这才放过他,让他去休息。
  吃着香甜可口的包子豆浆,秦怡瞥了眼倒在床上衣服都没有脱睡得像死猪一样的严易泽,秦怡低声呢喃了句,“严易泽,这是你自找的!”
  八点刘婶准时赶了过来,见严易泽还在酣睡,小心翼翼的问,“少奶奶,少爷这是怎么了?”
  “我哪儿知道啊!”
  秦怡随口回了句,笑着问,“对了,刘婶你说今天带我出去的,我们什么时候走?”
  “我已经给医生那边打过招呼了,我们随时可以走!”
  “那我们现在就走!”秦怡说完抱去卫生间换了衣服拖着刘婶就走,刘婶迟疑了下看着严易泽问,“少奶奶,不叫醒少爷吗?等下少爷可能要迟到了!”
  “不用,让他睡吧!”
  “好!”
  刘婶以为秦怡是心疼严易泽,却不知道秦怡想的居然是:严易泽迟不迟到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不让他睡会儿晚上怎么继续折腾他?
  严易泽被罗琦叫醒时已经快九点了,起床没见秦怡,严易泽一边打哈欠,一边揉着昏沉的脑袋,皱眉问她去哪儿了。
  罗琦解释说,秦怡和刘婶出去了,说是出去散散心,具体去了哪儿他也不知道。
  “少爷,你还是赶紧走吧!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要您去主持,等下要是去晚了,那些家伙会有意见的!”
  “好!”严易泽点头哈欠连天的出了门,紧赶慢赶还是迟了。
  简单讲了几句,让下面的人自由讨论会议内容,严易泽靠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的额就睡着了。
  等到讨论结束,在座的人看着酣睡的严易泽脸色古怪到了极点。
  几个胆大的更是在小声嘀咕:
  “严总昨晚干嘛了?不会是奋战了一夜吧?”
  “那必须的!你没见刚才严总都迟到了吗?进来的时候眼睛里都是血色,而且还一直在打哈欠!看样子昨晚至少做了这么多!”
  说着这个高管伸出了一只手眨眼眨眼。
  另一个人和他小声嘀咕的高管眼睛瞪的老大,“不会吧?这么多次?严总战斗力有这么强悍?”
  “那可不一定哦!咱们严总年少力强,能把他累成这样,我怕是还说少了!”
  ……
  听着下面人的嘀咕,罗琦的脸色很是难看,只不过他的身份在这种场合却没有说话的份。
  只能悄悄的推了严易泽几下,严易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伸手打了个哈欠,起身说,“会开完了?那大伙儿都散了吧!”
  说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砸吧在嘴巴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留下一众严氏集团的高管在风中凌乱,各种表情的都有。
  罗琦尴尬的不知说什么才好。赶紧追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严易泽才从罗琦的口中得知刚才自己闹了个大笑话,却也只能无奈的苦笑。
  另一边,秦怡赶到春秀路的花店,一切已经准备妥当。
  薛晚晴早早的就赶了过来,一见秦怡就拉着她笑道,“秦怡,你真来啦?我还以为今天你来不了呢!”
  “怎么会呢?我说来,天上就算是下刀子也是会过来的!对了,选好开业的时间了吗?”
  “当然选好了,再等半个小时就到了!走,我带你进去看看!”
  薛晚晴拉着秦怡的手走了进去,两人一阵说笑,眼看着距离开业时间也只剩下十几分钟,突然几辆面包车停在了花店门口,几个穿着工装的人搬下来十几个大花篮挨次的摆放在花店门口。
  花篮太多一直摆到人行道也摆不完,还有好多只能又摆了一排。
  花店门口的动静不小。秦怡自然发现了,转头好奇得问,“晚晴,这是你安排的?”
  “没有啊!咱们开的就是花店,我至于从别家买花篮吗?”
  “不是你那是谁?”秦怡越发的好奇。
  “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薛晚晴拉着秦怡的手走出去,问了下摆放花篮的工人才知道这些花篮全是润城有头有脸的大公司的老总送的,上面还有各自的名字。
  “我去,这不会是你老公搞出来的吧?这排场可真不小!几十家公司送花篮,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开的是什么大公司呢!”
  “严易泽?”秦怡皱了下眉,轻轻摇头,“应该不是他!”
  “怎么会?不是他还能有谁?”薛晚晴话音刚落,两辆车停在了花店门口,前面的是一辆天蓝色的保时捷,后面跟着的是一辆普通的黑色商务车,萧项笑着从保时捷上下来,“恭喜,恭喜!祝情谊花店生意兴隆。客似云来!这是我准备的贺礼!”
  说完萧项一挥手,黑色商务车上走下来两个黑西服保镖手里捧着一个纯金打造足有三十公分高的财神爷走了过来。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秦怡摇头拒绝,萧项笑道,“秦怡你这就说错了,今天可是你的花店开张的大喜日子,哪有把财神爷挡在门外的道理呢!”
  “对啊!秦怡,这不吉利的!”薛晚晴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也在一旁帮腔。
  秦怡迟疑了下这才点头收下,让人搬进去安置好,刚要请萧项进去,萧项却突然摇了摇头说,“别急,再等等!”
  “等什么?”
  “那,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车队开了过来,整齐划一的停在了路边的非机动车道上。
  一脸笑容的凌穆扬带着一个庞大的队伍走了过来。
  秦怡没看错的话,那个队伍里有不少可都是小有名气的明星。还有不少工人模样的人。
  “萧项兄,秦怡小姐,晚晴小姐,我们没有来晚吧?”
  凌穆扬笑着走过来和他们打招呼,他身后的人则分成两拨,其中一拨飞快的从车上搬下来一大堆的材料,短短三五分钟就搭建起来一个庞大的豪华舞台。
  “凌穆扬,你这是……”
  秦怡深锁着眉头不解的问。
  “你的花店开张,萧项兄送了财神爷,我怎么也不能空手不是,这算是我送你的贺礼!”
  “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秦怡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快傻眼了。
  萧项送财神,凌穆扬也不甘落后,居然给她整出了这么大场面的开业仪式,她没看错的话,正在台上卖力的制造气氛,主持她这个情谊花店开张仪式的男人正是省电视台的一个名嘴,据说是省台的一哥,在全国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夸张吗?我还觉得排场小了呢!”
  凌穆扬毫不在意的笑起来,随着两人的到来,越来越多润城乃至省城大公司的老板也跟着来了,再加上那些明星在台上卖力的暖场,一下周围就围拢了好几百号人,而且人数还在迅速的增加,不少人都站到机动车道上去了。
  这还没算完,润城电视台,省电视台的采访车也跟着来了,还有很多报社,杂志社。
  秦怡突然发现这场面大的她有点没法掌控了,无语的瞥了萧项和凌穆扬一样,秦怡无奈的笑道,“你们玩的也太大了吧?”
  “我们可不是玩,是真心诚意的来祝贺你的花店开张!有了今天的宣传,我相信从今往后你的花店肯定客似云来。生意火红!”
  秦怡丝毫不怀疑凌穆扬的话,这么大的开业场面,这么多身份尊贵的老总,还有明星,乐队,要是生意不好,名声不显那就见鬼了。
  秦怡本想去招呼下那些公司的老公,可萧项和凌穆扬却冲她摇头,示意不用。
  剪彩时,由于人数太多,整个舞台都站满了人。
  剪完彩,见人实在太多,刘婶劝秦怡先回去医院,秦怡冲萧项和凌穆扬打了声招呼,把剩下的事情交代给薛晚晴就回去了。
  中午时分,薛晚晴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兴奋的拉着秦怡的手激动的脸色通红。
  “发了,我们发了!”
  “什么发了?”
  秦怡费解的看着薛晚晴有些不太理解,薛晚晴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稍微平静点,眼神却依然激动得不像话。
  “秦怡,你知道吗?才一个早上,我们花店的花就被人买光了!而且还有好几百人在哪儿排队等着买花!我估计光是一个早上,我们就能纯赚好几万!”
  “这么夸张?”秦怡也被吓到了,她开这个花店也不过是小打小闹,一是为了给薛晚晴一个饭碗,另外一个也是给自己准备一条后路。
  “更夸张的还有呢!你知道刚才过来的那些公司老总吧?他们把他们公司的鲜花业务全部委托给我们店了!我大概算了下,光是这些公司的生意,一个月我们至少也能赚这个数!”说着薛晚晴冲秦怡比了五根手指。
  “五万?确实不少了!”
  “什么五万?是五十万,好不好?你会不会算账啊?”薛晚晴激动的提高了几个分贝,吵的秦怡耳膜都疼,可她却顾不得这些,瞪大眼睛看着薛晚晴不敢相信的说,“真的假的?这么多?”
  “可不是。刚开始我也被吓了一跳呢!不过后来仔细算算,其实也不算多啦!要知道几天今天过来的那些老总的公司规模可都不小,再加上还有一些只送了花篮没到场的,算起来至少也有五六十家,平均下来一家才一万来块,一点也不多!”
  这么一算确实不多,秦怡也就渐渐平静下来,笑着说,“那你忙的过来吗?要不要找几个帮手?”
  “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这么多业务,我们可吃不下来!”薛晚晴扭捏了下说,“要不你去和萧项商量下,把隔壁的那些打通的铺子也租给我们?”
  “去找萧项?”秦怡愣了下摇头,“我不想去找他!”
  “那怎么办?难道要看着到手的钱溜走?”薛晚晴瘪着嘴,一脸惋惜。
  “做不完就分给其它花店,我想应该有人愿意接的!”秦怡笑笑提了个建议,薛晚晴就算在不乐意,也只能这么办。
  这边薛晚晴和秦怡正兴奋的谈论花店的时候。严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躺沙发上睡了一早上的严易泽也醒了,刚一睁眼就听到了秦怡花店开张的消息。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当他听说萧项居然送了个足有三十公分高纯金的财神爷,凌穆扬还给搞了一个盛大的开业场面,严易泽一下就坐不住了。
  “这两个混蛋!这是打算挖我墙角吗?”
  “少爷,没那么夸张吧?少奶奶的花店开张,表少爷表示表示也是应该的,至于凌穆扬和少奶奶也是朋友,这么做也没什么吧?”
  “什么叫没什么?我这个正牌老公还没什么表示,这两家伙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整出这么大场面,分明就是公开的撬我墙角,这口气不能忍!”严易泽气的脸色铁青。
  “少爷,那您要不要去警告一下他们?”罗琦试探着问。
  “不!”严易泽摇头,深锁着眉头沉吟了很久,突然眼前一亮,“有了!”
  “少爷?什么有了?”罗琦好奇的看着严易泽。已经被严易泽这一连串反常的表现给弄懵了。
  “罗琦,你立刻去给我联系最好的策划公司,不管花多少钱晚上必须给我整出个更大的场面,我的老婆花店开张,我这个做老公可不能被人给比下去!”
  “是,少爷!”罗琦仿佛感受到了严易泽的心情,激动的答应一声飞奔着跑了出去。
  几乎就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整个润城被惊动了,省城被惊动了,整个演艺圈也给彻底的惊动了。
  一个个全国一二线大牌明星推掉所有的档期,乘坐飞机直奔润城而来。
  全国所有和严氏集团有生意往来的公司老总也几乎全都赶了过来,闻到了其中新闻价值的全国各家媒体,新媒体全部蜂拥而至。
  几乎让润城郊外的机场陷入了瘫痪,不过这一切秦怡却一直蒙在?里。
  天黑前,严易泽来到了医院。
  “你怎么又来了?今晚还打算在这陪我?”秦怡皱眉,心说昨天被折腾的还不够,继续送上门被折腾?
  这家伙不会有受虐倾向吧?
  “是啊?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带你去个地方!”严易泽笑眯眯的拉起秦怡的手。往外走。
  “撒手,我饿了,要吃饭!”秦怡抽出手,冲他摇头。
  “没事,我带你出去吃!”
  严易泽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就走,不管秦怡怎么反对都没用。
  半个多小时后,严易泽带着秦怡去了春秀路隔壁一条街上的一家位于十八楼的高档餐厅。
  看着桌子上摆放的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西餐,看着桌子上烛台上点起的蜡烛,看着长条桌对面绅士的示意她赶紧吃的严易泽,秦怡的眉头越皱越紧。
  “快吃吧!等下还有惊喜呢!”
  说完严易泽示意旁边的一个穿着白西服抱着小提琴的乐者可以开始了,悠扬的旋律顿时回荡在这间豪华空旷的包房里。
  不得不说这种气氛真的很美好,可秦怡却一点也不享受,全部的注意力全部被严易泽说的惊喜给吸引了。
  半个多小时后,秦怡突然被耳边响起的巨大的流行音乐声给吸引了,还不等她搞明白音乐声从哪儿响起的,严易泽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示意她握住自己的手。笑道,“惊喜来了!”
  秦怡疑惑的把手放在他手心,跟着他的脚步走到窗边,严易泽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说,“准备好了吗?开始咯!”
  猛的一掀窗帘,下一刻秦怡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不远处的春秀路情谊花店门口一个足有二三十米长的巨大舞台上,五彩的灯光璀璨的像是天空的星星,台上一个全国知名的歌手正在放声高歌。
  除此之外,春秀路每隔不远就搭了个舞台,上面没有人唱歌,却依然精彩纷呈,魔术,杂技,柔术……
  一大群扛着长枪短炮的人穿行在其中,兴奋的忙碌着。
  这一切简直让人目不暇接,整个春秀路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到处是五彩的灯光,就连路旁的大树也挂满了各色的小灯炮,其中最醒目的还是每一个舞台上方烁烁生辉的霓虹构成的大字:热烈祝贺情谊花店隆重开业!
  “我不知道你花店开业!不过后来知道了,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喜欢吗?”严易泽转头笑眯眯的看着秦怡问。
  “你……”秦怡看着严易泽脸上无法抑制的笑容,看着他眼睛里的得意,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第33章 第34章 第35章 第36章 第37章 第38章 第39章 第40章 第41章 第42章 第43章 第44章 第45章 第46章 第47章 第48章 第49章 第50章 第51章 第52章 第53章 第54章 第55章 第56章 第57章 第58章 第59章 第60章 第61章 第62章 第63章 第64章 第65章 第66章 第67章 第68章 第69章 第70章 第71章 第72章 第73章 第74章 第75章 第76章 第77章 第78章 第79章 第80章 第81章 第82章 第83章 第84章 第85章 第86章 第87章 第88章 第89章 第90章 第91章 第92章 第93章 第94章 第95章 第96章 第97章 第98章 第99章 第100章 第101章 第102章 第103章 第104章 第105章 第106章 第107章 第108章 第109章 第110章 第111章 第112章 第113章 第114章 第115章 第116章 第117章 第118章 第119章 第120章 第121章 第122章 第123章 第124章 第125章 第126章 第127章 第128章 第129章 第130章 第131章 第132章 第133章 第134章 第135章 第136章 第137章 第138章 第139章 第140章 第141章 第142章 第143章 第144章 第145章 第146章 第147章 第148章 第149章 第150章 第151章 第152章 第153章 第154章 第155章 第156章 第157章 第158章 第159章 第160章 第161章 第162章 第163章 第164章 第165章 第166章 第167章 第168章 第169章 第170章 第171章 第172章 第173章 第174章 第175章 第176章 第177章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