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诫全本 作者:玖叁

  第1章 情诫
  望都二月,春寒料峭,地上的雪被雨淋湿了,白色的雪混了灰尘就变成了深灰色的泥水,顺着马路的缝隙淌进了下水道。
  空气中还飘着细微的小雨,沈厢站在湿漉漉的街头,看着面前的高楼大厦,长发沾了雨水,粘成一缕一缕,头发下是一双黑色的眼睛,目光很沉,她的手里捏着手机,手机上一条短信。
  手指发白,往前一步是地狱,往后一步是悬崖,她无路可退。
  保时捷的跑车从面前驶过去,压过路面凹进去的泥坑,溅起的水花打在了她的鞋面上,她看着那辆远去的保时捷,这座城市从来不缺有钱人,更不缺穷人。
  一辆保时捷就可以救她妈妈一条命,她想起了前两天那条因为十万块钱跳河自杀死了的大叔。
  妈妈用一辈子养活了她,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她妈妈,她不能够失去她,哪怕失去了她自己。
  沈厢拨通了那个号码,很久之后,那边的人接了起来。
  “我答应你。”她的声音很小。
  “行,那你明天来幸福里别墅302室。”
  沈厢点头的同时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她在医院见惯了生死,有些人得了病,明明有的治,可是没有钱只能回家等死,有些人得了病,没得治,有钱也救不活,她妈妈属于第一类,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她没得选。
  沈厢想不过就是睡觉,不过就是出卖了自己,只要能早一点救活她妈妈,她什么都愿意,这样想,她心里又舒服了一点。
  -
  沈厢转身上了地铁,下午还有一个家教要去,她得调整好情绪,完成她的工作。
  晚上她还得去夜NIGHT酒吧工作,她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于酒吧,夜NIGHT属于望都比较出名的酒吧,客人也比较有钱,她在那里当坐台小姐,才干了没多久,也是在那里她认识了这个客人。
  那时候她以为他是个好人,却原来他要的更多。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单纯的帮忙,只有相对应的利益。
  他对她就是如此。
  -
  第二天,沈厢换了一身日常的衣服从学校直接去了那个人说的别墅,别墅附近没有地铁站,连公交站都没有,她不愿意打车花钱,坐到离别墅最近的地铁站,打算走到那个别墅,足足走了两个小时,到的时候又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一道。
  给那个人打了电话,她才被放行进来。
  沈厢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别墅,还是在望都,每一栋房子都代表着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她与他们格格不入,她是如此的贫穷,贫穷到靠出卖自己才能救活自己的母亲,贫穷到出卖自己做人的尊严…
  这个世界多的就是穷人。
  她走的很慢,来之前她就想过今天会发生什么,早晚都避不了,如果可以,还是晚一点吧。
  沈厢在302门口等了很久,等到脸颊被寒风吹红才摁响了门铃,她推门进去,屋子里开了暖黄色的水晶灯,客厅里的姜黄色沙发上坐了那个人,沈厢把书包放在了门关的鞋柜上,她站在门口,不敢踏进去。
  那个人站起来,修长的腿包裹在休闲裤里,没什么太多表情:“鞋柜里有一次性拖鞋。”
  沈厢打开了鞋柜,右侧放了没有拆过包装的一次性拖鞋,之前应该来过不少女人,所以他才会备着这些东西,她是其中一个,权色交易而已,难不成指望像电影还是像小说。
  沈厢换上了拖鞋走进了客厅,客厅正对着落地窗,能够看见外面低矮的灌木丛,今天天阴,光线不是很明亮,沈厢感觉到脖子灼灼的热气,是他的鼻子,她脸色一片苍白。
  他把她抱了起来,从客厅到房间,没有什么开场白,也没有什么情调,单纯的发.泄而已,宽厚的床,昏暗的灯光,影影绰绰的预示着接下来的所有事情。
  她在夜NIGHT工作了两周,其中有过客人要她陪着过夜,但她没有突破心理那道防线,就在昨天她接到了妈妈病危的信息,她才答应了他的要求。
  一夜五万,多么丰厚的报酬,她闭上了眼睛,大颗的眼泪掉了出来。
  那个人掐着她的下巴,看她眼睛红红,也没有多少怜惜:“我不喜欢女人哭。”
  沈厢别过脸去,她擦掉了眼泪,换上了一副笑脸。
  他拖着她的后背,沈厢感到了身上冰冰凉凉,窗外的光稀稀落落往里拥挤,她浑身不.着.丝.缕,就像是搁浅在沙滩上的鱼,任人宰割。
  从开始到现在,她都紧紧咬着牙,一声也没有吭,如同行刑般的感觉,痛彻心扉,将她从以前的生活剥离。
  他在进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语气惊愕:“你是第一次?”
  沈厢眼睛微红,却不敢再哭:“嗯。”
  他立马退了出来:“为什么不提前说?”
  沈厢哪知道这种事情要提前说:“我不知道。”
  他有些扫兴的走进了卫生间,没有继续说什么,沈厢听到了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
  她缩在了被子里,男人们出去玩,也不会玩处.女,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让她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可是为了五万块钱,她不得不继续下去。
  等到他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沈厢站起来,走了过去,试图迎合他:“继续吗?”
  他皱着眉头,没有多大兴趣,推开了她:“你回去吧。”
  沈厢的心落入了冰窖一般,她还不能回去,她只收到了一半的钱:“那剩下的钱呢?”
  他见了鬼的表情:“小姐,十分钟两万五,还没做下去,我已经亏了。”
  沈厢抓着他的手臂:“说好五万的。”
  “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一开始不说清楚,什么经验都没有,你知道五万是什么价位吗?是你们夜NIGHT台柱子的价格。”他说。
  “可你也没有问!”她说。
  “都去夜NIGHT当小姐了,难道我还要问一句是不是处吗?那种地方还要问?”他玩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酒吧里当小姐还来跟他扯干干净净的 。
  “可你说了的是五万。”她不依不饶。
  “你服务到位了吗?而且你会服务吗?”他言辞带着嘲讽,“我花钱买快乐的,结果呢?”
  沈厢眼睛中闪动着大颗的泪珠,妈妈的手术费还差的太多,现在每一分钱对于她来说都至关重要,她不能够后退,她抬起下巴,小巧的脸上是坚韧的表情。
  “说好的五万。”她重复了一遍,“你不能言而无信。”
  他套上了黑色的衬衫,一分钟也不想见到她,从床头柜上拿起了钱包,抽出了里面的红色人民币,他握着钱,放到她脸颊边上:“做.鸡也得有职业操守,这么不敬业真不知道芳姐怎么让你进的夜NIGHT,差劲。”
  沈厢因为这句话愣住了,她眼中的泪珠掉了下来,他把钱扔到了地上,然后推门出去,临走前说了一句:“拿完钱就立马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标签: 情诫 宁皓远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