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道归元全本 作者:胡鳕

  第一章 勿忘本心
  细雨沥沥,像一幕贯穿天与地的无尽珠帘,又像天空以水为信,源源不断倾吐对大地的眷恋。
  宋国,侍天城一角。
  顾墨正被这阵秋雨唤醒,只觉全身上下,无一不在撕裂的痛,他咬紧牙关,撑坐起来,抹了把雨水,眼前的世界从模糊渐变清晰,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大街冰冷的青石之上。
  行人来来往往,谁也不敢上前扶他一把,只能暗暗指指点点,偷偷议论,目光各异,顾墨心中除了苦涩,更充斥愤慨。
  不久前,他在这长街偶遇楚天赐为首的三个楚家少爷,对方再次挑拨,污蔑顾墨怀中刚从祖屋里取出的瓷瓶,是偷窃他们楚家的,几句不和,直接将顾墨狠狠围殴至晕迷。
  想起那瓷瓶,顾墨赶紧环目四顾,马上发现那青花瓷瓶,已粉身碎骨,碎落在他身旁!
  顾墨整个人不由得怔住了,鼻子情不自禁一酸,祖宗留下的藏品,竟碎在自己手上了。
  他强忍疼痛,缓缓撑起身体,只觉头一晕,差点又坐倒在地,大小伤口一同抽痛,他死死咬牙,硬是没发出半声痛哼。
  强忍住再度昏睡过去的**,顾墨撕下衣衫一角,将身上伤口简单包紮,然後慢慢将瓷器碎片逐块收拢在一块,既是祖辈留下的瓷瓶,哪怕成了碎片,也不该让它们流落在街头。
  人们远远避开顾墨这个角落,九霄盟是侍天城的主宰,对於平凡百姓而言,这是九霄盟内的子弟争斗,谁敢插手,马上就有祸事上身,这等事已不乏先例。
  楚家与顾家,同属九霄盟,对外号称同气连枝,生死与共。但千百年的时光下来,先人歃血为盟的誓言,早已烟消云散。九大姓家族里面,像当年创建时弱小的楚氏,现在人丁旺盛,财雄势大,而像顾墨他们的顾氏家族,当年以一家之力,撑起整个九霄盟,可如今竟凋零至此,整个顾氏家族,只有他和叔叔二人相依为命了。
  人们或怜悯,或叹息,或鄙夷,或幸灾乐祸,种种眼色落在顾墨眼里,感觉自己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正被围观,那屈辱,如雨点冰凉。
  “又是顾家那小子啊,看着怪可怜的。”
  “谁叫他命不好,生在顾家,嘿,还是顾家少族长呢。”
  “听说,楚家想逼走顾家……”
  “唉,别乱议论楚家的事,被他们惦记上就惨了……”
  “这次九霄盟盟会不是快开了吗?完结之後,顾家说不定已经不是九大家中一员了。”
  “……”
  周围轻轻的议论夹杂在雨声中传来,刺痛顾墨的耳朵,细雨渐密,顾墨全身慢慢湿透,只觉全身上下内外,无一不在冰冷,无一不在疼痛,仿佛这份冰凉和疼痛,正深入骨髓,直抵灵魂,但他仍固执的,将瓷器逐块逐块的找回来归堆。
  九霄盟每四年一次盟会,会根据各家族为九霄盟所做贡献,重排一次姓氏顺序,以此顺序来分配盟内的资源利益,顾氏近百年来,全是垫底!
  因为人丁单薄,顾家无论武力、政治、商业等各方面,都对九霄盟没什么大贡献,自然有人会想,反正有没有他们,也没什么差别,如果能将顾家剔除出九霄盟,那就美妙不过了。即将开启的盟会,无疑就是最好的机会。
  尤其顾墨资质平庸,到了十五岁,仍只是炼体二重,基本终生无望晋阶灵武境,於是九霄盟内的有心者,更是想方设法克扣分配给顾家的资源利益,让顾墨号称是顾氏一脉的传人,未来顾氏族长,九霄盟的重要成员,可实际在盟内待遇,甚至连一个外姓子弟都不如……
  顾墨苦涩的想,归根到底,这是实力为尊的世界,如果自己能有仍有一线生机晋阶灵武,谁敢将他欺辱至此?如果不是叔叔嗜赌嗜酒,败家至此,让人将最後两个顾家人彻底看扁……
  可世间哪有这么多如果,无论多不甘心,命运临头,也只能勇敢去面对!
  咦?顾墨在收拾过程中,发现其中一块瓷瓶碎片的内测,粘着一块折叠整齐的灰布,也不知在瓷瓶里放了多少年,看起来脏脏的。
  顾墨将其打开,发现面积不小,本来他正愁如何将碎片包裹回去,现在刚好用上,他也不作多想,便用它将碎瓷包裹起来。
  细语沥沥的长街上,顾墨仍倔强的不愿垂头,拎着灰布包裹,一瘸一拐、步伐蹒跚的往前走去,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平静一些,可疼痛依然让他眉心不断皱起,但双眸仍如琥珀般明亮清澈,又掩不住眼神深处中几缕淡淡的忧郁,那是他之前生命里抑郁下来的不平气。
  少年俊美,气质高雅,如有人咋眼远望,还以为是哪位公侯家的翩翩公子,故意漫步雨中……但事实上,他所到之处,人群纷纷让道,一众油纸伞甩出万千水点相迎,仿佛顾墨患了瘟疫,大夥唯恐避之不及。
  身後忽然传来一股躁动气息,那是马蹄踏在青石上响起的整齐哒哒声响,长街上的人们慌忙往两边闪避,在雨中各种狼狈景象,马车去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继续疾速而行,横冲直撞。
  以八骑麒麟战马拉车,整个侍天城只有楚名图一人,那是楚天赐的父亲,楚家家主,九霄盟长老会的实权人物,方圆百里一言九鼎的存在!
  顾墨冷眼相望,正要拖着脚避让,谁知马车来到自己面前时,车夫“吁——”的一声,八匹麒麟战马纷纷扬起前蹄,声势惊人,溅起的水花溅了周围路人一脸,车夫对顾墨扬了扬下巴,算是招呼,漠然道:“顾少族长,家主邀你一聚!”却没有打开厢门的意思。
  顾墨神色不变,慢慢拖着脚,来到车厢一侧,车厢视窗高高在上,里面那人也没拉开窗帘,声音清晰从内传进顾墨耳朵里:“盟内刚开完长老会。”
  正是楚名图那不疾不徐的低沉嗓音,不过这话说得没头没尾,但顾墨听懂了,也不特地仰头,只望着正前方巨大的车轮滚轴,平静道:“血战的名单定下来了,对吗?”
  血战,是九霄盟与水月门的战斗,四年一次,往往在双方盟会後举行。
  九霄盟与水月门是世仇,起因是侍天城与明月城之间的一处药田争夺,千年腥风血雨下来,仇恨已深入双方骨髓,宋国皇室有心化解,却效果不佳,到了近百年,皇室建议双方不如约定时间地点大战一场,以此来决定未来四年药田的使用权,总胜过不断冲突。
  於是定下规则,血战双方各派出五名子弟,束发之年以上,弱冠之年以下。
  顾墨已是十五,正是束发之年,有了上场的资格。血战往往九死一生,楚家如果没有想到自己,那倒反常了。
  反正九霄盟已经连输了几届血战,这一届眼看也是没希望了……
  何况听说药田灵气渐失,收益远不如从前,现在的血战,不再完全是利益之争,更多是双方内部排除异己的一种手段了。
  “确实如此,不过目前仅仅是候选名单,最终名单,尚未落实。”楚名图的声音温和了一些,像是对顾墨能立即跟上自己思路的赞赏,“顾家西南那边的矿脉不错,你不妨与你叔叔商量一下。我本可派人来告诉你,但我亲自与你说,这是我的诚意。”
  这话同样没头没尾,顾墨依旧听懂了,西南矿脉,是顾家如今剩余最有价值的资产,它还能为顾家争取到联盟的一些贡献值,如果失去它,那顾家真的完全在九霄盟内没有地位了。但楚名图的潜台词是,矿脉给我,我保你们顾家平安和盟内地位,我都亲自来了,你还不相信我的诚意?
  话毕,楚名图没有告辞,马车便再度起行,迅速绝尘而去。
  那滴答远去马蹄声,仿佛在补充未说完的话:如果不想失去它,那血战最终名单里,必有你!以你实力,结果可想而知……
  顾墨微微垂头,不让旁人看到他眼神中闪过的深刻仇恨,父亲英年早逝,楚名图就是最大的嫌疑人,而父亲当年,正是选择向楚名图妥协。
  九霄盟总部,占了侍天城一角,顾墨的家,就在角落中的角落。
  总部西偏门,看门的守卫如是见到九大家任何嫡系子弟进出,必是躬身行礼,可对於顾墨这样的所谓少族长,守卫习惯目不斜视,既不阻拦,也不问询,就当一团空气穿过。
  顾墨进偏门後往左一拐,穿过几个失修的园林或院子後,就是他和叔叔的家。
  那院子已经极为破落,在雨中更显一片凄清,篱笆上的蛛网轻颤,蜘蛛爬动了几下,像是欢迎这位同居好友归来。
  竹门上粘了一张新纸条,上写着:顾远梦,你再不还钱,老子就把你们叔侄吊挂到西城门!
  顾远梦,是顾墨叔叔的名字。
  顾墨随手撕掉扔到一边,类似追债的纸条,隔三差五总有,习以为常。这些债主也不总是恐吓,记得去年,他们还真被人吊打过一次……
  此时天色昏沉,屋子一片阴暗,顾墨点亮烛台,带来熟悉的昏沉光芒,映出家徒四壁,映出四周一片简陋。
  但回到这里,顾墨终於轻轻呼了口气,神色里也恢复了几分属於他这个年龄的青涩和稚气。
  那张破木桌上还有叔叔中午吃剩下的饭菜,顾墨也不计较,准备等会加热一下,就凑合成等会的晚餐了。
  墙壁上有一幅书法,上题:勿忘本心。
  那是顾家祖训,顾墨的目光习惯的在这四字上稍作停留,四字正於烛光中摇曳闪烁,朦胧不清,顾墨的眼神却坚定了许多,微微挺了挺腰。
  他将灰布往脏兮兮的灶台上一放,刚坐下那有点摇曳的板凳,准备稍稍歇一会,却又立即站了起来。
  不对,放下那灰布,为何没有碎瓷片的碰撞声?
  顾墨为之惊疑,赶紧起来打开灰布一看,骇人一幕顿现眼前!
  一个崭新的青花瓷瓶竟然安静的躺在灰布中间,比起之前完好的瓷瓶,这瓶小了一些,不足半尺,但看起来却更为结实,还带几分瓷胎光华。
  顾墨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并非幻觉,不由得满腔疑惑,为何碎片会变回瓷瓶了呢?
  难道叔叔酒後所说是真,他们顾家还真曾是屹立在三千世界之上的名门望族,所以这家族遗留下来的瓷瓶,是件仙人所用的宝物,根本打不破?
  顾墨心跳为之加速几分,一身伤痛也顿时轻了许多,犹豫了一下,举起瓷瓶,再度砸下,瓷瓶应声而破,碎片散落一地。
  不对!不是瓷瓶的问题……
  顾墨目光慢慢移到灶台上的灰布,难道是它让瓷瓶还原了,问题是出在这一块灰布身上?
  顾墨拿起烛台,凑近灰布细看,它约三尺长宽,弹性极佳,咋看如布,光芒下细看又觉它纹理粗糙,有点像兽皮被剃毛後的样子,但用手抚摸下去,仔细感受,触感偏偏更像是摸在人皮上……
  莫非这其实是一张人皮?
  顾墨被这念头吓了一跳,决定先不深究这个问题,还是以灰布相称为好。
  他按捺住急速跳动的心,蹲下身来,将碎片再度拾取,重新放落在灰布之上,回想着先前包裹起灰布的动作,很是认真的重做一遍,又神经兮兮的拎起来走了两步,才放回到灶台上。
  灰布打开,仍是一堆瓷器碎片,这结果叫顾墨很是颓然,浑身伤痛顿时又涌了回来,让他不由得闷哼了两声。
  他坐在板凳上默默思索,既然不是幻觉,那为何先前还原出一个瓷瓶,如今不行了呢?
  噢,对了,在街上我有流血,这灰布上沾了我的血!
  既可能把握到关键,顾墨立即尝试,狠狠咬破手指,让血滴在灰布,担心不够,着实多滴了几下,接着也不急着止血,马上再次将灰布包起。
  这次因为聚精会神,顾墨能明显感觉到,几丝元力从自己体内涌出,涌入那灰布中,他心中一动,莫非要以鲜血为引,以修炼的元力激发,才能达到还原效果?
  当灰布再度打开,顾墨只觉呼吸也随之一凝,一只完好的瓷瓶竟出现眼前,它比先前更小,目测只有四寸余长,但看起来更为凝实,瓷胎已有几分珠光宝气的味道。
  顾墨重重坐在板凳上,心激动得快要跳出了,难道这是能还原破碎物品的宝物,这是任何书籍道典里也未曾看到过的能力啊?
  他只觉眼前的烛光也仿佛光明大放,灰暗了十五年的人生里,从未像现在这般,看前方如此光明……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第33章 第34章 第35章 第36章 第37章 第38章 第39章 第40章 第41章 第42章 第43章 第44章 第45章 第46章 第47章 第48章 第49章 第50章 第51章 第52章 第53章 第54章 第55章 第56章 第57章 第58章 第59章 第60章 第61章 第62章 第63章 第64章 第65章 第66章 第67章 第68章 第69章 第70章 第71章 第72章 第73章 第74章 第75章 第76章 第77章 第78章 第79章 第80章 第81章 第82章 第83章 第84章 第85章 第86章 第87章 第88章 第89章 第90章 第91章 第92章 第93章 第94章 第95章 第96章 第97章 第98章 第99章 第100章 第101章 第102章 第103章 第104章 第105章 第106章 第107章 第108章 第109章 第110章 第111章 第112章 第113章 第114章 第115章 第116章 第117章 第118章 第119章 第120章 第121章 第122章 第123章 第124章 第125章 第126章 第127章 第128章 第129章 第130章 第131章 第132章 第133章 第134章 第135章 第136章 第137章 第138章 第139章 第140章 第141章 第142章 第143章 第144章 第145章 第146章 第147章 第148章 第149章 第150章 第151章 第152章 第153章 第154章 第155章 第156章 第157章 第158章 第159章 第160章 第161章 第162章 第163章 第164章 第165章 第166章 第167章 第168章 第169章 第170章 第171章 第172章 第173章 第174章 第175章 第176章 第177章 第178章 第179章 第180章 第181章 第182章 第183章 第184章 第185章 第186章 第187章 第188章 第189章 第190章 第191章 第192章 第193章 第194章 第195章 第196章 第197章 第198章 第199章 第200章 第201章 第202章 第203章 第204章 第205章 第206章 第207章 第208章 第209章 第210章 第211章 第212章 第213章 第214章 第215章 第216章 第217章 第218章 第219章 第220章 第221章 第222章 第223章 第224章 第225章 第226章 第227章 第228章 第229章 第230章 第231章 第232章
标签: 墨道归元 全本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