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满乾坤全本 作者:翻书听风

  第一章 雨夜惊魂
  “快说这肉哪里偷的,不然就拉你去见官。”
  小巷里,七八个孩子将小巷的两头堵住,义愤填膺的盯着小巷中间的一个孩子,在这孩子的手中,提着一块猪肉,足有半斤。
  这孩子穿得很是简单,远不如其他孩子那般华丽,一件满是补丁的麻衣笼罩着单薄的身子,一张黝黑的小脸毫无怯色。
  孩子名叫安宁,十四岁,并非小镇人士,而是南边山里的孩子。
  安宁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早晨背柴过来换钱,刚好遇到张屠夫给有钱人家送肉,被叫去帮忙,所以送了他这半斤猪肉。
  安宁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因为他很清楚,就算解释,这些人也不会信。
  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一般人吃饭都成问题,更别说肉,说到底,这些人的目的,无非就是自己手中的肉。
  他们虽然穿得比自己好,当然也不会饿着,但要想吃肉,恐怕也得等到逢年过节。
  见安宁没有回应,领头的孩子命令道:“将肉拿过来!”
  就有一个孩子上前,伸手就去抓那块肉。
  安宁突然抬头盯着他,怒斥道:“放开!”
  那孩子吓了一跳,缩回了手。
  领头的孩子快步上前,跳起直接一脚踹在安宁背上,这一脚力道不小,安宁一个踉跄,几乎扑倒。
  如此一来,其他孩子也冲上来,踢的踢,打的打,抢的抢肉,那块肉很快就被人抢了过去。
  领头的孩子接过被抢来的肉,双眼放光,然后恶狠狠的道:“臭乞丐也想吃肉?给我往死里打!”
  面对这么多人的拳打脚踢,安宁根本无法躲避,更无法抵挡,跌倒在地。
  突然,一个孩子发出一声惨呼,双眼一翻,倒在地上,其他孩子也快速散开。
  安宁从地上爬起来,头发散乱,满身尘土,身上多处红肿,嘴角还带着血迹,在他手上,拿着半截砖头,沾染了鲜血。
  他双眼血红,盯着那些孩子,谁被他盯着,就不由自主的后退。
  他很快锁定那个领头的孩子,这人被他盯着,明显有些慌乱,看了一眼手中的肉,转身就跑。
  他跑得很快,但却快不过安宁手中的砖头。
  那半截砖头不偏不倚就摔在他的后脑勺上,只听一声哀嚎,这人便扑倒在地,那块肉也摔在墙角的尘土中。
  不知谁惊呼一声“杀人了”,所有孩子仓惶逃窜,先前被安宁一砖头拍在脑门上的孩子也很快爬起来,手捂着脑袋跟上同伴。
  安宁走上前,也不看那领头的孩子是死是活,重新提起墙角的肉,转身走出小巷。
  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能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活下来,安宁很清楚什么时候该服软,什么时候该发狠。
  将肉交出去,或许少挨一顿打,但肯定要多挨一顿饿。
  挨打不可怕,挨饿的滋味,安宁比谁都清楚。
  出了小镇,天色昏沉,似要下雨。
  安宁脚步加快,很快便进了山。
  不管那孩子是死是活,都不会有人知道是他,也不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沿着溪流而上,很快便有一个小村庄,稀疏坐落着十几户人家,此时天色已晚,村子里开始升起炊烟。
  安宁并没有进村,而是走进了旁边的一片竹林。
  浓密的竹林中,搭建着一栋小木屋,伴有鸡鸣。
  听到这个声音,他那张小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脚步也变得格外轻快。
  在木屋旁,用竹条围了一个栅栏,栅栏里有很多鸡,安宁就站在栅栏外,看着那些鸡,脸上满是幸福的喜悦。
  这些鸡,就是他全部的财产。
  只要看着栅栏里的鸡越来越多,他就会觉得日子越来越好。
  兴许是看够了,兴许是天空开始落雨,安宁便提着那半斤猪肉,走向木屋。
  木屋很小,破败不堪,只要稍大一点的风,就能将之整个拔起,但这里不会有大风,多大的风,都会被浓密的竹林挡下。
  打水,洗肉,切肉,下锅,熬油,再将多余的油盛装,放水,一气呵成,只需等锅里的水沸腾,便是一锅香喷喷的肉汤。
  安宁坐在木墩上,安心等待。
  雨开始变大,屋子也开始漏雨。
  安宁不由得抬起头,满是担忧。
  竹林能帮他挡下大风,却挡不住这雨。
  他从兜里摸出几枚铜板,又从墙角的石堆里拿出一个竹筒,将竹筒里的铜板倒出来,一枚一枚的扒开,细细数着。
  看来明天回来,得背一些瓦片了。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拍门声,很急,但显得有气无力。
  安宁慌乱将铜板抓起,快速塞进竹筒中,然后胡乱塞进那堆石头里,这才起身去开门。
  门外大雨如瀑,却空无一人。
  安宁皱起眉头,正准备关上门,一道人影突然从门的一侧出现,直挺挺的摔在门前。
  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安宁三魂仅剩一魂,七魄全无,跌坐在地上,愣愣的望着倒在门外那人。
  那几乎不能算是一个人,因为任何一个人,脸色绝没有那么白,因为任何一个人,受了那么重的伤,绝不可能还活着。
  在火光的照耀下,她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嘴唇也苍白得透着紫色,她应该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但此刻是闭着的,所以安宁看不到。
  安宁几乎可以确定,这人已经死了,因为他是见过死人的,样子就跟这人差不多。
  可就在这时,她那双闭着的双眼突然睁开。
  这诡异的一幕原本可以将安宁仅剩的一魂也吓掉,但安宁没有,因为她那双眸子实在太好看了,比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也正如流星一般,一瞬即逝。
  安宁坐在地上,看着雨水中的女孩,天人交战。
  不救,她必死无疑,救,肯定会有麻烦,因为她身上多是剑伤,不是有很多仇家,就是得罪了官府。
  安宁并不傻,能够活到现在,他很清楚怎样避免一些致命的麻烦。
  锅里的汤已经开始沸腾,不停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一咬牙,他起身将门关上,然后走到火边将锅提下,又拿出一个残缺得极为严重的碗,开始盛汤。
  汤的温度慢慢下降,安宁的肚子也不停的叫,但他却没有喝,而是端着碗,愣愣出神。
  雨越来越大,屋子里的水也越来越多。
  安宁将碗放下,起身重新打开房门,将门外的女孩从雨水中拖进屋子。
  她浑身冰凉,几乎能结出冰来,若非刚才她睁开双眼,安宁几乎怀疑她早已死透。
  屋子里有床,是用一堆石头堆砌之后,在上面铺上几块木板,盖上一张破草席组成的,也有被子,是一件棕榈编制的破蓑衣。
  将她放在床上后,安宁拿起那只装着肉汤的破碗,开始喂她,很快,一锅肉汤一滴不剩,而安宁的肚子里,一滴也没装下,但他却松了一口气。
  村里的老人常说,一个人不论生了什么病,只要还能吃得下东西,就还能活,也就是说,这女孩死不了。
  没了汤,但锅里还有肉,所以安宁吃肉,一边吃一边看着她,喝下肉汤之后,她脸色明显好了很多,只是依旧苍白。
  安宁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别说村里的幺姑,就是镇上那些千金小姐,也没她好看。
  安宁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一段回忆,很模糊,但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有个妹妹,她如果还活着,应该跟这女孩差不多了,只是肯定没有她好看。
  不知不觉,他眼角竟然有了泪水,一直滴在碗中他才发觉,他很快摇了摇头,胡乱抹掉泪水,不去想那些事情。
  自己能活到现在,都已经很困难,比自己小的妹妹,又怎么可能还活着?
  一直以来,安宁都相信一个道理,要想得到好处,就必须帮人做事,同样的,要帮助别人,一定得有好处。
  这也是他能够活到现在的真正原因。
  但他救这个女孩,却完全违背了这个道理。
  很大的原因,来自于那段模糊的回忆,来自于那个总是跟在他屁股后边的小丫头。
  兵荒马乱的年代,慈悲,善良,一切美好的道德或许都不值一提,但美好的回忆一定弥足珍贵。
  就好比安宁,哪怕他坚信安静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但他能够活下来,又何尝不是期待着有一天能见到她。
  火的余烬慢慢散去,曙色渐渐笼罩大地。
  安宁醒来的时候,是惊醒的,所以他几乎是一下从地上跳起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看向那张床,床上的女孩还在,还是没有醒,那张蓑衣已经掉在地上,她双手紧紧的抱在一起,浑身都在发抖。
  安宁伸手去碰她的额头,却被灼得立刻缩回。
  安宁知道,她生病了,需要治病。
  治病需要钱,安宁没有钱。
  在那样的年代,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但要救命,却是很费钱的事情。
  很久后,安宁抓起那把勉强算得上是刀的刀,走进了栅栏,杀了人生中第一只鸡,煮了一锅鸡汤。
  鸡汤比肉汤要好,但她却没有喝完,而且大半都吐了出来,安宁吃完了鸡肉,把剩下的鸡汤喝完,将门关上,走出竹林。
  安宁很清楚,再不治,她就会死。
  他虽然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并不愿意看着她死。
  以前他没有能力救自己的妹妹,现在当然也没有,但他总要试试。
  治病需要钱,很多的钱,所以安宁得先弄到钱。
  他要去找幺姑,幺姑很聪明,也有见识,一定知道哪里可以弄到钱。
  出了竹林,就是村子。
  山里的人起得都很早,因为地里有很多活等着去做。
  但今天却有人比山里人起得还早,而且人数很多,每个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都背着剑。
  那种衣服安宁见过,村里每当死人的时候,就会请人来做法,那些法师身上穿的,就是这种衣服。
  村里人还说,这些法师身上都有神通,能看见鬼,也能够超度亡魂,还可以将天上的神仙请下来。
  安宁当然相信,所以也知道这些人一定能救那个女孩,但他并没有去求这些人。
  村里最近并没有死人,也没有闹鬼,连一点奇怪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甚至连一个外人都没有,当然,除了昨晚那个女孩。
  也就是说,这些人并不是来做法的。
  既不是做法,那便是找人,所找的,当然不会是村里的人,那就只有可能是昨晚那个女孩。
  那女孩身上的伤,这些人背上的剑,都在说明这一点。
  很快,就有一个道人看到了他,然后快步走了上来。
  这人年纪很大,胡须已经花白,但笑容却很和蔼,气度也比村里请来的那些法师还要好,道法自然也更高。
  这人来到安宁身前后,拿出一面镜子,笑着问道:“小友可曾见过此人?”
  安宁看向那面镜子,镜子里果然有一个人,一个女孩,她提着一把刀,英姿飒爽,一双眸子如星辰般明亮,跟自己救下来的女孩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但那双眸子,却一模一样。
  安宁感觉那镜子像是有着某种魔力,它浮现出来的似乎不仅是那女孩,也照着自己,似乎只要看着那面镜子,自己心底的一切秘密,都将无所遁形。
  安宁打了一个激灵,很快移开目光,对着这道人摇了摇头,然后向前跑去。
  这道人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看着安宁奔跑的背影,又看了看安宁来的地方。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第31章 第32章 第33章 第34章 第35章 第36章 第37章 第38章 第39章 第40章 第41章 第42章 第43章 第44章 第45章 第46章 第47章 第48章 第49章 第50章 第51章 第52章 第53章 第54章 第55章 第56章 第57章 第58章 第59章 第60章 第61章 第62章 第63章 第64章 第65章 第66章 第67章 第68章 第69章 第70章 第71章 第72章 第73章 第74章 第75章 第76章 第77章 第78章 第79章 第80章 第81章 第82章 第83章 第84章 第85章 第86章 第87章 第88章 第89章 第90章 第91章 第92章 第93章 第94章 第95章 第96章 第97章 第98章 第99章 第100章 第101章 第102章 第103章 第104章 第105章 第106章 第107章 第108章 第109章 第110章 第111章 第112章 第113章 第114章 第115章 第116章 第117章 第118章 第119章 第120章 第121章 第122章 第123章 第124章 第125章 第126章 第127章 第128章 第129章 第130章 第131章 第132章 第133章 第134章 第135章 第136章 第137章 第138章 第139章 第140章 第141章 第142章 第143章 第144章 第145章 第146章 第147章 第148章 第149章 第150章 第151章 第152章 第153章 第154章 第155章 第156章 第157章 第158章 第159章 第160章 第161章 第162章 第163章 第164章 第165章 第166章 第167章 第168章 第169章 第170章 第171章 第172章 第173章 第174章 第175章 第176章 第177章 第178章 第179章 第180章 第181章 第182章 第183章 第184章 第185章 第186章 第187章 第188章 第189章 第190章 第191章 第192章 第193章 第194章 第195章 第196章 第197章 第198章 第199章 第200章 第201章 第202章 第203章 第204章 第205章 第206章 第207章 第208章 第209章 第210章 第211章 第212章 第213章 第214章 第215章 第216章 第217章 第218章 第219章 第220章 第221章 第222章 第223章 第224章 第225章 第226章 第227章 第228章 第229章 第230章 第231章 第232章 第233章 第234章 第235章 第236章 第237章 第238章 第239章 第240章 第241章 第242章 第243章 第244章 第245章 第246章 第247章 第248章 第249章 第250章 第251章 第252章 第253章 第254章 第255章 第256章 第257章 第258章 第259章 第260章 第261章 第262章 第263章 第264章 第265章 第266章 第267章 第268章 第269章 第270章 第271章 第272章 第273章 第274章 第275章 第276章 第277章 第278章 第279章 第280章 第281章 第282章 第283章 第284章 第285章 第286章 第287章 第288章 第289章 第290章 第291章 第292章 第293章 第294章 第295章 第296章 第297章 第298章 第299章 第300章 第301章 第302章 第303章 第304章 第305章 第306章 第307章 第308章 第309章 第310章 第311章 第312章 第313章 第314章 第315章 第316章

网友点评

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